星之欄——創作人的煩惱

  每天寫稿的時候,都會想想今天該寫甚麼題目,最好就是有個題目很想寫,要立即把它記下來的,可惜大部份時間都是交稿在即,仍未想到該寫甚麼。我想如何選取題目也是很多做創作的朋友所遇到難題,究竟要用哪些準則去決定自己的作品內容呢?當我想到寫自己想寫的東西時,又要衡量自己所說的是不是別人想聽的;當想到要寫別人想看的題目時,自己寫起來又覺得很無謂。往往就在選題當中,浪費了很多時間。

 就像在源遠流長的音樂歷史當中,最多人唱的應該是生日歌,它的功用性最強,而且容易上口,很快便唱到街知巷聞,但如果以藝術造詣來說,它只是一對姊妹在美國的小鎮學校上課時,旨在問候大家而譜寫的《Good Morning To All》,後來陰差陽錯卻變成了生日歌,而且相比起蕭邦、貝多芬和莫扎特的名曲,更被廣泛流傳。當你要創作一首歌時,應該要作生日歌還是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呢?

  且看你的受眾是怎樣的人,就像你是一個很厲害的廚師,來到一個飢餓的村莊去煮一頓飯,最好當然是快點煮好,人人有飯食。但若你在大家捱餓的時候,仍慢慢煮飯,把飯降溫加醋再搓成飯糰,逐一分給食客品暮嚐,我想大家都會抱怨。沒有人會在飢餓時欣賞你在日本學藝十多年,能準確地以相同粒數的飯搓出飯糰的技藝。

  不過,若每每都為人而活,所做的工作又沒甚意義,便要為自己設想一下,做自己喜歡的事。今天心情舒暢,想畫鉛筆素描,便畫鉛筆素描,不用理會只有油畫才能賣錢。今天突然想畫幅抽象畫,以表達自己內心的澎湃,沒理會畫作要掛在幼稚園的課室裏,只求自己一時的創作快感。可是,不理受眾又哪會有人付錢給你呢?最終沒錢沒收入,餓到連創作都不能繼續。

  最好還是持中庸之道,寫自己喜歡寫的東西,同時能夠引起受眾共鳴。你寫得快樂,看的人也不會反感,就如天上的藍天白雲,毫不造作,朝這個方向創作,就能完成最美好的作品了。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