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沉迷夾公仔

  社交平台間中會彈出一些它認為你喜歡的視頻,它是如何計算的呢?沒有人知,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就像有人說你樣子猥瑣,你也會想知道是你的眼長得太開、臉無四両肉,還是你會不自覺地流口水,而令人覺得猥瑣呢?

  當然彈出來的視頻不是色情,而是無聊的,究竟我平時上網看了甚麼而使我接收到這些呢?它彈出了台灣夾公仔的視頻,夾公仔機是以前去日本必玩的,大型遊戲機中心一定會有夾公仔機,裏面有很多精緻的日本公仔、首辦模型,小小錢能玩樂,玩樂後還可能有獎品,實在相當之吸引。

  那時去澀谷,大家自由活動兩小時,總會約在夾公仔機門口等,因為總有一兩個朋友不生性,已預了他遲到,他還要比你預計遲多半小時,於是在夾公仔機門口集合便能看別人夾公仔。起初以為夾公仔是考驗夾的角度,角度對了便能夾起,後來才發現原來那夾爪本身是沒有力的,但依然有人成功,這就考驗技術了。

  近五、六年,這些夾公仔機進駐香港、台灣和韓國等地,不過它們的外形跟日本的相比卻山寨得多,機身細又不漂亮,公仔又不吸引。起初覺得沒有人會玩這些山寨機,怎料它慢慢升級了,公仔開始變靚,機也愈來愈多,更成為了一門生意。店主會租出不同的機台,每一個台主則放自己的公仔在裏面賺錢,成為了一個新興的行業。我想因為大家本來都夾不到,上網看了視頻以為學了一點竅門,便蠢蠢欲動模仿來試,結果未必很喜歡裏面的公仔,卻當成一種運動去玩。我不敢說現在還流行,不過曾經應該也算是香港一種熱玩的活動。

  更神奇的是,我看過第一條視頻之後,它繼續再派另一條,我就好像兒時一路看人打爆機。我看着那個台灣高手,不斷夾到不同款式的公仔,有盒的、有玻璃的、有膠袋的,然後有不同的機種,看着看着,我開始有點怕,怕看太多真的會改變自己的心態。

  所以我決定由寫下這篇文章開始,不再看夾公仔視頻,以免經過夾公仔機時會不停地夾,蹉跎歲月。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