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吊癮的Flycation

    再一次驗證了說話真的不能說得太死,以前我覺得Staycation無聊,後來才發現一切都視乎心情。最近參與了一個Flycation的工作,從香港出發,回程返回香港,全程一個半小時。

  雖已沒以往般抗拒,但亦沒有為我帶來甚麼快樂,除非像小時候很少機會坐飛機,每年暑假看到《430穿梭機》的空中暢遊才覺得很厲害。而我這個屋​​邨仔已跟大家一樣,終於坐過了飛機,甚至坐到開始生厭,沒有甚麼值得興奮。

  萬萬料不到,經過一年多的疫情,原來我是那麼渴望去旅行。工作當天,單是嗅到機場的氣味,所有去旅行的感覺便湧回來。心情突然輕鬆了,因為那股氣味喚醒了去日本旅行前的狀態。以前去日本旅行之前,每次都要趕快把手上的工作做妥,把錄音和稿件打理妥當才趕往機場,所以總是熬了夜、捱過苦才到達機場,即使身處香港機場,但心情已飛到日本,那股猶如天堂般的愉悅感覺對比去機場前趕工的地獄心情,其反差是最爽快的。

  所以這次到達機場,去旅行的感覺一下子浮起,當過了海關,我在登機閘口前跟目的地告示牌拍照,在登機通道和機門前又再拍照,所做的每件事就如第一次坐飛機那樣。當然,身邊跟我一起參加Flycation的人,都跟我做着相同的事。上到飛機,當飛機起飛後,神奇地連久違了在飛機上的睡意亦浮出來,結果我真的睡着了,醒來時已過了二十分鐘。原來那段短短的睡眠時間是如此舒服,就像睡了很久「生保牀」,終於能回到家裏睡一覺好的感覺,原來我的家就是飛機。

  在窗口看到高聳入雲的景色又是另一種懷念,由於我睡了二十分鐘,在機上做了一些活動後便要下機,聽到空姐廣播:「歡迎你回來香港!」感覺有點搞笑,由香港出發再返回香港的經歷,竟然帶給我如此歡樂。

  疫情呀疫情,究竟何時才能離我而去?嚐了這個小甜頭後,更加令我吊癮了。疫情呀疫情,何時才能讓我真正感受到外遊的快樂?

此欄長刊《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