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21日 星期六
  • 27º
  • 71%
  • facebook
  • Weibo
  • RSS

星之欄|女性的「防衞過當」暴力

  先前寫《那些帶刀的女子》(十二月十七日),說起不可小覷的「女性暴力」。
  像反社會運動。日本的重信房子,從大學生和平示威,激化至武裝暴力。
  仲要以「文青」包裝,組織「日本赤軍」,往中東與巴勒斯坦解放陣線(PLO)結盟,進行暗殺/劫機/恐襲等活動,未免玩得太大。
  又有「中國烈女」鄧玉嬌,遇官員侵犯,持生果刀反抗,對方一死一傷。
  結果輿論全民支援。審判後,以「自衞殺人」無罪釋放。
  但究竟那條公義之線,定在哪裏?官員侵犯民女,固然罪大惡極。但是否等於該死?從法律觀點,頗有商榷之餘地。
  剛巧法國亦有一宗槍擊案。受虐婦人四十歲,槍殺暴力丈夫,獲七十萬人網上聯署,要求總統赦免。
  結果法庭判決:監禁四年,緩刑三年。由於她已遭羈押一年,因此當庭獲釋,重得自由。
  不禁聯想起,對於受欺壓女性,我們是否因為同情,而比較寬容?
  加上面對暴力時,女性為自衞反抗,當感到強弱懸殊,通常會不自覺地,全力以赴,反而會使用超乎尋常的暴力。
  廣東終於出現一宗「防衞過當」的殺夫案。四十五歲女子,長期遭丈夫家暴,兩度申請離婚。
  最近一次衝突期間,丈夫再度揑頸施襲,女子以剪刀反抗,將他刺死。
  法院裁定她「防衞過當」,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就此結案。
  引起法律界的爭議,認為女子屬「正當防衞」,並無「過當」。正是前文所說:究竟所謂「公義之線」,定在哪裏?論人情道理,看涉案女子,處境愈危險,面對的侵犯者愈多,強弱眾寡愈懸殊,愈得人同情。
  像鄧玉嬌案發時,才只有二十二歲,入世未深。當晚來犯的官員,卻起碼有三人。分明是恃強凌弱、恃多欺少的局面。
  因此,後來鄧女反抗,令對方一死一傷,仍獲得全民同情,其理在此。
  放諸命理亦一樣。紫微斗數的凶星,以「擎羊」第一。要是配合其他煞星「七殺」、「破軍」、「貪狼」等,暴烈加倍,兇暴非常。
  偏是遇上善良溫和、與世無爭的「天同」星,反成為激發力量。可見陰陽調和、剛柔互補之妙。 www.winghongdon.com
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