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8%
  • 2022年7月8日 星期五

康子 - 花樣少年,如刀目光|星之欄

生於憂患,成長於天災人禍中的少年,與太平盛世人,有甚麼不同?

香港出姜濤:俊美甜蜜,天真可愛,翩翩俗世的小王子。

日本出羽生結弦。同樣是俊美甜蜜,天真可愛。甚至愛穿閃石薄紗透視裝,抱「小熊維尼」公仔,常公開大哭大笑,真情流露。

兩位俱是表演者,萬人迷。為自己的事業,傾力以赴,背後付出高昂的代價。但是羽生多了一樣:在面對困難的一瞬間,目光忽然變得非常凌厲。帶殺氣,像刀鋒閃過。那一刻,花樣美少年像化作「金剛」上身,潛力爆發,生人勿近。

然後締造奇迹。像完成超高難度動作。又像二○一七年,赫爾辛基之役,反敗為勝,史稱「大逆轉」。

羽生不會像一朵花般凋謝,過程一定非常壯烈。像北京冬奧,嘗試人類從未試過的自轉四周半。你不敢?我敢。你不跳?我跳。二○一九年,在日本埼玉縣公開賽,首次擊敗羽生的陳巍,曾表示:「四周半這麼難的動作,交給羽生哥吧!」

這位美籍華人,正是太平生長。今年在冬奧奪冠,效率第一,做齊大會指定動作,無災無難到公卿。出奇的是,世界各地(包括中國)的觀眾,竟一面倒支持羽生,為他歎息。反而冷待新崛起的冠軍狀元。

遺憾在於,沒有人會懷疑羽生,那種如鋼鐵般的意志。可是年齡畢竟是障礙,肉身經不起多次的損傷與摧殘,在溜冰場上,「二十七歲」已屬高齡。

羽生完全知道自己的極限。正常人會選擇奧運「三連金」,甚至「兩連金」已收貨,全身而退,趁勢收篷。怎會冒險試「四周半」?分別在於羽生,曾經歷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家鄉仙台,全巿被毁。那種無常,以及生存下來的內疚感,成為他一生的動力。否則,只會在「悲傷哀悼,永遠懷舊」的日子中度過。於是羽生去了另一個極端:不斷挑戰自己,不斷追求新高峰。

傳媒曾多次與他重訪「三一一」的災場。每一次他都熱淚盈眶,曾多次捐出比賽獎金,參與災後重建,不惜傾盡所有。甚至為「繼續試跳四周半,不斷跌倒,因腦震盪而死在溜冰場上,也是值得的」。

正是「生於憂患」,與正常成長的年輕人,所存在的最大分別。

香港的新一代,俱是在社運防疫留港移民等,動盪不安的環境長大,習慣無常是正常。

適應力高,應變力強,一定比我們優勝。父母可以放心了。www.winghongdon.com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康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