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8%
  • 2022年6月30日 星期四

康子 - 被遺忘的人|星之欄

在疫情之下,無論是做飲食業的、髮型師、健身教練、泰拳教練或是瑜伽老師,很多不同的行業均受影響。不過,當中可能有些工作容易被人遺忘,他們就是跟保齡球場相關的工作人員。由於疫情關係,保齡球場連同其他運動場所都一併停運了,所以除了保齡球場的老闆外,場內餐廳的員工、保齡球用品專門店Pro Shop的老闆和教練都失去工作。

最近到公園跑步時,經常看到很多足球教練、健身教練,甚至是網球教練用不同方法,繼續在公園訓練學生。可是,保齡球教練除了在保齡球場,恐怕都找不到另一個地方能把十幾磅的保齡球拋來拋去,究竟他們如何維生呢?

我致電給我的保齡球教練,關心一下他的近況,想不到他依然樂觀,聲音沒帶半點怨言,他說現在正嘗試申請政府的資助,還笑指他日保齡球場重開時,我可能因為生疏而要轉換打法。教練本來是一個運動員,曾代表香港作賽,所以一個一級的運動員必須要具備樂觀的心態,單從他的回應,不但顯示了他的樂觀,還感染了我要正面對待疫情。由於保齡球的從業員應該不會太多,所以他們的聲音未必被大眾聽到,希望疫情盡快過去,大家的生活都可以回復正常。

除了玩保齡球,我還有跟羽毛球教練學打羽毛球,我想他也是手停口停。這些運動很多時都是單對單,或者兩個人已能進行,雖然保齡球場在室內,但地方夠大,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亦夠遠,中間又可以設置隔板,玩家又不會除下口罩,其實比起餐廳已經安全很多。

希望限聚令能盡快解除,讓保齡球場的人可以回復正常生活,我們亦能多一個娛樂,不用整天待在家中發呆,因為幽閉在家的抑壓都差不多到達令人窒息的地步,至少要開啟一些安全的運動場所,讓大家舒展筋骨,把悶氣隨汗水排出體外,不然真氣亂竄,分分鐘走火入魔。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