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8%
  • 2022年7月8日 星期五

森美 - 櫻花小知識|星之欄

最近櫻花盛放,看到網上YouTuber「最深日本」用心地做了很深入的文化歷史資料蒐集,猶如日本《百科全書》。十多分鐘的影片,令我對日本不同地方和文化有更深入的認識。

影片中出現很多櫻花場面,以往每次賞櫻回來也會做資料蒐集,可是一般都是台灣或香港雜誌的資料。這個頻道卻帶出另一個角度的資訊,其中一個是我心裏一直存在的疑問,就是為何櫻花能在同一時間盛開。香港的風鈴木剛是盛放的季節,當一棵完全盛開時,另一棵才剛開始盛放。雖然相隔大約一星期,但它們的花期有限,先盛開的一棵在一星期後已逐漸凋謝,因此很難造出一街夾道花開的美景。

為何日本的學校、林蔭、街道,甚至整個公園的櫻花,能夠同一時間盛開?原因是每一棵花樹都是來自同一株。就好像香蕉,雖然它們來自不同的蕉樹,但它們都是來自同一棵母株。櫻花是通過接枝繁殖,日本大部分的公園、寺廟、學校等的櫻花樹都是由一株櫻花樹接枝而生成。

日本大部份櫻花的品種都是染井吉野櫻,以奈良的吉野櫻最有名。在十七世紀,東京的染井村,即現在巢鴨駒込周邊,有位植栽職人培植出一種櫻花,可以在葉子長出來前就開花,增加其觀賞價值。而且其成長期很短,一般櫻花需要十多年才能長出櫻花,它只需要五至十年,有些經過悉心栽種,更能在五年內開花。因此,染井吉野櫻十分適合在各地栽種,並成為日本大部分地方接枝繁殖的品種。

有見及此,當所有櫻花樹都是來自同一棵母株,它們有着相同的DNA,並在同一環境下生長,開花的時間自然相近。

然而,香蕉曾受真菌的災害,導致所有香蕉樹面臨迅速枯萎的危機。同樣,櫻花亦受傳染病和蟲害的影響,有可能導致所有櫻花凋謝。因此,很多地方除了種植染井吉野櫻外,亦開始種植其他品種。

下次去賞櫻時,可以留意眼前的是染井吉野櫻還是其他品種。恐怕今年也不能去日本賞櫻,唯有待疫情過去,期待明年能親身感受吧。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