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我們是否集體對暴力麻木

  「七二一」在元朗有白衣人無差別毒打黑衣人,全城嘩然,大力聲討。兩個月後的「九二一」,同樣在元朗,同樣有無差別打人事件,但這一次是黑衣人和與他們一伙蒙面的一群人,圍毆毒打兩名男子。兩人被打至頭破血流,但我們的社會發出了甚麼聲音?有沒有人聲討,要將毒打平民的暴徒繩之於法?平民百姓在街頭上被人毒打,血流披面,在場有打人的人,也有身穿黃背心的記者。其中一人被打後,有自稱是救護員的人要為他包紮但遭他拒絕,當時有記者圍訪他,他說:「由我死,畀我死。」當被問到發生甚麼事時,他說:「唔知。」然後在記者群中有一把聲音叫出來問:「先生你想死,點解唔自殺呢?」他回答說:「做乜嘢要自殺?」這把聲音再問:「但你話想死呀。」

  面對一個受重傷的人,問傷者為何不自殺,這個人無論是否記者,對市民而言已不重要,因為這是一個麻木不仁的惡棍。如果他真是一個記者,他所屬的傳媒機構是否可以視若無睹?可以不嚴肅跟進?問人家為甚麼不去自殺,是否教唆、鼓勵人去自殺?若是記者問這樣一個問題,有沒有違反專業操守?可以不追究嗎?

  香港經過了幾個月的暴力洗禮,可能很多人已經對暴力麻木了。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暴力只要不埋自己身,大家都可以任得暴力在香港其他地方摧毀平民百姓,將社會每一個角落打到稀巴爛,因為這不過是人家的事。只要自己和家人安然無恙,不去參與遊行示威,不去有暴力的地方,便可以繼續安居樂業,止暴制亂的事,由其他人去做好了!有這種想法的人,何其天真!大家可知道,當我們集體無視暴力之時,就是暴力在香港落地生根之日。暴力在香港常態化、制度化,香港還有安寧之日?

  示威暴徒由運動之初,針對警隊搞挑釁,到了過去兩個周末,無差別毒打平民百姓,瘋狂在鬧市近距離向警員、警車掟汽油彈,與殺人只有一步之遙。暴徒暴力不斷升級,危及的不止是警員的安全,還有是普通老百姓的安全。香港人若繼續視暴力而不見,受害者不會只是個別市民,而是我們整個社會。止暴制亂,是眾人的事,香港人不齊心反暴力,支持政府嚴拿、嚴懲施暴者,香港社會便不會有重回正軌的一天。我們不應對暴力集體麻木,而是要集體醒覺,堅決拒暴止暴,香港才有明天。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