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叫停私了 不做仇恨之都

  今天,私了成風!從前,大家政見不同,只會爭辯,鬧過面紅耳赤。今天,政見不同,可以動武,把人打到頭破血流,有將對方置之死地的狠毒心腸。今天,為何香港會變成一個仇恨之都?為何我們可以眼瞪瞪看着一幕又一幕的私了場景,而沒有人出來叫停?

  不叫停私了,反而是鼓吹私了的,有甚麼人?當然有那一群堅拒與暴力割席,深信自己仍然站在道德高地的泛民人士,而其中的表表者,就是已被判監而獲保釋外出、等候上訴的戴耀廷。

  上月中,戴耀廷在《蘋果日報》撰文,他鼓吹的是體制失效,促成了自衞式「私了」。他「強烈建議大家讀Candice Delmas寫的一本書《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他引述書中論及「私了」的一大段文字:「大部份私了都是難以合理化的……但某種私了行為可以是合理的,背景是有嚴重的官方不當行為,政權使用武力攻擊它的人民或未能保護人民受到其他人的致命暴力攻擊……當體制存在固有的失效,令人民暴露於嚴重的危害,只要私了行為所用的武力是用於保護自己或其他人,那就可以是合理的。 」

  戴耀廷在保釋期間,沒有積極上街參與運動,但卻在文章上鼓吹私了合理,這種挑動暴力的文章與參與暴力有何分別?私了,無論是來自包括泛民人士的反對派或是親建制陣營的人,都是鼓吹暴力,是違法的行為,涉事者都應被繩之於法。沒有任何形式,任何背景的私了是可以接受的,這是一個法治社會的基礎。戴耀廷鼓吹的是一個黑暴力量的世界,香港不要進入這種世界!作為一個在大學教法律的人而鼓吹這種思想言論,令人心寒!

  叫停私了,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支持。在過去一連串的私了事件上,香港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原因是前線記者全程將有關情節直播報道。作為電視直播的觀眾,我相信很多人都會問同一個問題,有那麼多圍觀的人,當然包括不少在事發現場的記者,為甚麼他們只管舉機拍攝,無人伸以援手?是因「工」忘「義」,要做好工作,因此不關心被毒打的人會否被打至重傷,甚至有機會死亡?還是怕介入自己也會被打?目睹這種殘酷場面而選擇繼續拍攝,不伸以援手,合乎人道嗎?

  今天我們在香港所見的私了事件,超暴力!不喝停這種歪風,是繼續讓仇恨文化在香港深化。香港若不要做仇恨之都、仇恨城市,所有有良知的人都要發聲,反對私了。對無論來自哪個陣營的私了暴行,要合力遏止,不要做一個旁觀者,讓私了得逞!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