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從勇武變成Tempo紙巾

  從「反送中」到今天逆權運動,香港不少大學生、中學生全情投入,變身勇武黑戰士搞暴亂。這一群人有恃無恐,四處留下殘暴的足跡。他們不怕嗎?未必!因為有人自今夏以來,陸續投奔台灣,尋求庇護。結果是甚麼?大吃閉門羹!

  黑勇到台,台方官員聞黑風喪膽,對他們避之則吉,這些黑勇在香港惡晒,但落難台灣,變成用完即棄的Tempo紙巾。今天,他們是迷惘?還是會開始懂得思考,悔不當初?

  昨天傳來的最新消息,是一個由香港幾所大學學生會會長或副會長組成的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在周二赴台求助,希望蔡英文政府能夠給予香港到台避難的學生協助。他們的訴求很簡單,希望台灣政府能確立明確的方向及機制,讓需要協助的香港人,能更順利在台灣找到安身之所。

  上述要求本應是一個很基本的訴求,是一個因應蔡英文經常隔岸鼓勵香港勇武示威者而自然衍生的庇護訴求,但原來台灣對他們是採取逃避策略的。這個大專學界代表團原以為可以見到台方官員,殊不知受邀的台灣陸委會港澳處、移民署及教育部官員竟集體缺席。蔡英文政府原來是得個講字,口講支持,但實質是無心提供任何實質協助,庇護那些在港搞暴亂的學生。

  到了今天,那些原以為可以透過大學生的交換計劃取得學分、學籍的香港大學生,原來只可以在台灣的大學旁聽,要留在台灣更加要不斷延長簽證。

  黑勇在港打生打死,間接為蔡英文的競選活動造勢,這一香港暴亂牌,讓蔡英文的支持度節節上升,但到學生們大難臨頭時,蔡英文政府不是中門大開,擁抱黑勇,而是中門大關,把他們排諸門外。

  政治是殘酷的,當香港的黑勇要面對刑責,不能繼續服務台灣政權,去打擊香港和北京政府的時候,台官只講不造的真面目終於顯露出來。那批滿以為台灣可以是靠山,將來最多是留在台灣過着小確幸生活過世的無知小卒,終於親嚐被遺棄的滋味。在蔡英文政府眼中,他們不過是一片一片的Tempo紙巾,用完就是被即時棄掉,毫無價值!逃難到台灣的香港大學生們,你們醒了未?

  從六月至今,警方因「反送中」、反政府運動拘捕的學生已逾千人,有台灣教會人士透露,已有百多個香港抗爭者避走台灣。滿以為台灣是後路的人,今天發覺此路不通,還會去台灣嗎?站在暴亂最前線的,有不少是名不經傳的黑勇學生,他們也是站在被捕最前線。這些同學們,你們不是黃之鋒、周庭、岑敖暉、羅冠聰,他們是少數的星級暴亂搞手,必有人照顧,絕無後顧之憂。然而,星級照顧只給星級搞手,他們有路可退,你們都沒有。你們是否仍會繼續死心榻地,心甘命抵地去做一片Tempo紙巾,被人用後即棄?你們會回轉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