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要番以前的香港」

  民陣周日再舉辦大遊行,在人群中,有人舉起一個牌寫着希望「要番以前的香港」。「要番以前的香港」,是幾時的香港?是一九九七年前香港未回歸中國前的香港?還是大半年前未有反修例、反政府運動之前的香港?以前的香港還可以重現嗎?

  「要番以前的香港」是指九七之前的香港嗎?那真的是哪些今天大聲呼求要有民主、要有自由、要有人權、不受中央(當時是英國政府)指令的人所想要有的一個香港嗎?

  在九七前英殖民地政府管治下的香港,真有一人一票的首長選舉嗎?當年的香港總督是怎樣揀選的呢?當年,可以說真的是一人一票,由英國首相「一人」手握僅有的「一票」去指派一個香港人完全不熟悉,甚至不認識的英國人來港當總督。從七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初,總督是由英國外交部派駐外交官來港出任的。到了九十年代初,英廷派出了失意於英國本國選舉的保守黨重磅政客彭定康來港當末代港督。這個過程,沒有諮詢,也沒有任何選舉成份,是一套不折不扣的委任制。

  當年,港督除了是由英首相委任之外,港英政府的架構之內,還有一個政治顧問辦公室,所有人員都由英國外交官被委派來港出任。當年港英政府重要的政治決策,他們都有份參與。除此之外,在當時的保安科(現改名為保安局)內,還有一個政治部,所有官員也是英政府借調來港,他們在港做甚麼工作,都是高度黑箱作業,他們從不接受媒體訪問,也不知向誰問責。當年,香港還要支付軍費予駐港英軍,數目不菲,港英政府上繳多少軍費,毫無主導權,英廷要多少,香港沒有甚麼議價能力。

  回望港英治下的香港情況,香港人真的想「要番」九七年前的香港嗎?當年英國人出盡法寶堅決不予當時三百多萬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的香港人取得擁有正式居英權的英國護照,今天高舉英國旗、港英旗的香港人,會天真到相信英國政府會擁抱香港的華人,維護大家的權益?

  若果「要番以前的香港」是指反修例行動前的香港,我們便要問高舉這種旗幟的人,有沒有支持過去半年的暴力示威運動?有沒有參與踐踏法治的種種惡行?從前,絕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是守法循規,是和平理性的。沒有人在半年前會想像到今天有香港人,特別是學生是可以如此暴力,可以盡情投入刑毀,甚至濫用私刑去殘害普通市民的。

  今天,罔顧法治的種子已在香港落地生根,很多參與暴力示威的香港人覺得違法搞暴亂不是問題。這些重創香港社會管治、法治根基的想法普遍存在於學生群之中。香港經濟也在攬炒思維主導下,不斷出血,營商機會被拱手予我們的競爭對手。香港牢牢地被鎖在這種軌跡之中,還能回到過去有法治、有繁榮、有穩定的社會狀況嗎?大家可曾想過我們是如何摧殘自己的城市,令我們回不到過去?

  以前的香港不會再臨,香港基本的面貌已經改變。若我們還繼續被動地讓暴亂在港肆虐,香港根本談不上有未來,更遑論可以回復過去的繁榮穩定。「要番以前的香港」是一個美夢,但它將會是一個難以實現的夢想!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