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醫護逃兵真可恥

  十七年前,沙士在中、港、台大爆發,香港的醫護不顧生死,全力抗疫。當年,電視新聞片段有見台灣醫護逃離醫院,不想因工作而染病,當時的香港人看到這種情景,感到很不以為然。然而,十七年過後,醫護逃兵不在台灣,在香港。至少數以十計的香港醫護人員在昨天以請假為藉口,離開崗位,把責任一一推卸到仍然忠於職守的同僚身上,這些所謂醫護,何其可恥!

  多間醫院的醫護人員不滿政府未全面封關,禁止內地人來港,發起醞釀罷工,結果昨日有至少數以十計的醫護人員集體請假,這也許是他們自以為醒目的變相罷工手法,但因疫症採取手段逃避崗位的責任,到底是因為他們是一群真正貪生怕死的怕死鬼?還是他們還有政治表態的考慮?他們是否就是要在這場疫症中,進一步任何與內地有關係的人與事切割? 

  香港有醫護逃兵,但內地卻有醫護精兵。同樣是昨天,內地傳來的新聞,是內地在短短五天之內,派出了六千多名醫護人員走入疫區,去到武漢支援當地的醫護人員抗疫。武漢最大的專科傳染病醫院,金銀潭醫院的院長張定宇對得到增援,感到鼓舞。他說:「近一個月,醫護人員嚴重不足,日常狀態下,醫生就更辛苦,嚴重的體力透支也會大增感染風險。」在武漢,現在是危急存亡的處境,但醫護人員堅守崗位,香港的逃兵醫護,面對武漢醫護人員對工作的忠誠、堅毅,面對從內地各地調配到武漢支援的醫護人員的無私精神,會感到汗顏嗎?

  醫護人員不把醫護專業需要放在最優先次序,反而鼓動其他人一起罷工,為人手已經非常不足的公立醫院添煩添亂,還有資格當醫護嗎?二○○三年,香港對抗沙士疫情,香港的醫護人員展現了人性最光輝的一面,昨天逃離職守的缺席醫護,展示了人性最醜陋的一面。臨危而做逃兵,這些人應該面對處分嗎?還有資格當醫護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