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攬炒之痛 o依家先知!

  大狀也呻窮,奇唔奇?昨天有一篇吸睛報道,標題是「戴啟思致函法援署 促支薪助大狀度寒冬」。戴啟思是大律師公會主席,代表大狀和小大狀們加入向政府要錢的大軍,原因是法院關閉,大狀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停擺,手停口停,所以向政府求救,等啲大狀們有錢交租!

  手停口停,全香港有幾多人已經面對緊?有幾多人幾時開始已經面對手停口停這個惡夢?大家只要周圍在各區的士站走一轉,就會見到平時人龍長過車龍的各區的士站,有大批的士打蛇餅等客。大家再去到酒樓食肆,見到景象是十枱七空,好一點的情況也是半間餐廳拍烏蠅。還有銅鑼灣、灣仔、尖沙咀、旺角、油麻地、沙田、大埔,吉舖處處,零售店舖,很多已經走入寒冬。情境淒涼,點解?

  當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不是觸發點,而是自去年夏天一波又一波的反政府示威所撒下的經濟衰退種子。黑衣暴徒高呼我要攬炒,犧牲經濟在所不計。他們反政府、反大陸客,全香港旅遊業跌落深谷,百業衰退的亂象絕對是始於攬炒革命,而新冠肺炎令整個香港的經濟、社區活動幾乎陷於停擺,是寒冬中的另一場暴雪,把香港牢牢地鎖在雪坑中,各行各業的倒閉潮只會有增無減。

  基層打工仔,包括的士司機、飲食零售業的員工、旅行社、酒店與旅業相關的行業僱員、以至做市場推廣、搞大型活動的公司,自去年下半年以來,早已有大批大批的員工要被離職、被減薪、被提早退休。這些被攬炒的先頭部隊苦不堪言。他們過着這些艱難日子的時候,大律師公會諸領袖和公會旗下的各大狀在做甚麼?

  他們是高聲支持黑暴,誓不與暴力切割,繼續支持黑衣人暴力抗爭。當時他們義無反顧支持製造社會動盪,拖垮香港經濟,鼓吹攬炒無害的黑衣暴徒,原因只有一個,因為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攬炒受害人,不是他們那一群出入中環法院的法律精英。對他們而言,會手停口停嗎?No Way!過去大半年,若不是有疫症,他們天天幫暴徒保釋、過堂、打官司,天天有工返,收入豬籠入水,幾時會想過手停口停這一天!

  大律師公會這一班人,支持黑暴抗爭,不管人家死活,現在法院工作停擺,各大狀們冇得打官司,即是零收入。據報道,新晉大狀、資深大狀說再不開庭,律師樓便冇錢交租。於是戴啟思寫了這麼一封信給律政司和法援署,要求兩部門可以趁這段空閒時間,盡快支付擔任檢控工作的外判大狀及為法援署代表被告打官司的費用,以幫助大狀度過寒冬。除了要政府快找數,戴啟思還致函「提醒」律政司,若法院重新啟動,有案件延誤很長時間,而律政司檢控官無暇處理時,公會成員可以隨時應變,以外聘為檢控官身份協助處理積壓案件。戴啟思不但代表大狀向政府要求早啲出糧,還做埋兜生意這一筆,面不紅,耳不赤,醜唔醜呢?

  大狀們不是攬炒的受害人,而是攬炒的得益者。不過不知是天意還是偶然,攬炒得益者竟然因一場疫症才真真正正體驗到被攬炒、冇工開、冇糧出、冇錢交租等受害人面對的痛苦。攬炒之痛,大狀們今日先知!

  對被他們害得雞毛鴨血的基層打工仔,中小企商人,你們今天會有一絲歉疚嗎?你們會承諾不再支持黑暴、不再支持立法會拉布繼續拖垮經濟嗎?

  攬炒害人!大狀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