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攬炒之痛 佢哋唔知

  攬炒之痛,市民知、大狀知,但有啲人係唔知的。咁佢哋係邊位呢?就係無論個天會唔會塌下來都有糧出的泛民本土陣營政黨和議員。個市繼續衰,佢哋在議會就繼續吹,吹水「拉布」,一事無成,即使議會停擺,佢哋係唔會手停口停無糧出的!

  大律師公會代表各會員呻窮,因為無工開,就無糧出,希望政府早啲出糧。不過,立法會的泛民和本土議員與大狀一樣,不與暴力切割,支持攬炒,他們對於在抗爭關鍵時刻,走到黑衣暴徒中間阻礙警方執法的做法,樂此不疲。無論世界變成點,這些民主黨、公民黨,以及本土派議員,每人每月仍然可以從公帑取得幾十萬元的個人薪津及用作支付他們助理薪金和其他實報實銷的支出。立法會停擺、社會停擺對他們毫無殺傷力,因為無論他們有無工開,都會有糧出;無論他們如何搞流會,提早收工、或是搞「拉布」令立法會一事無成,他們都會有糧出。到了今年夏季本屆立法會完結之前,他們每人還至少可以得到逾七十萬之約滿酬金,行行企企、吹水唔抹嘴都可以支足高薪,無憂無慮渡過每一天。生活無憂,又怎體會到被攬炒、無工開、無糧出,無錢交租的苦主之痛?

這班泛民、本土議員堅決不與暴力割席,義無反顧支持攬炒,到了今天基層市民和中小企陷於水深火熱之中,他們仍然不忘在議會玩手段。在上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討論三百億港元「防疫抗疫基金」緊急撥款時,在會議結束前先後提出十項臨時動議,包括公民黨楊岳橋提出的臨時動議,要求政府全民派錢一萬元。每一項臨時動議,討論需時,為何要在會議結束前提出?抗疫基金的三百億元是政府經內部考慮提出來的資助,只要議員同意,可以快速上馬,楊岳橋等人為何在這麼一個大家都有共識的撥款項目,要臨時加碼,目的何在?

  其實派錢是昨日年度財算案的主打項目,泛民、本土議員上周五已知道派錢必在財政預算案上有交代,為何要在抗疫撥款上橫生枝節,居心何在?在關乎民生利益的大事上玩程序,除了根本是旨在玩嘢,不顧是否會影響當日要批出撥款的緊逼性,還會有其他原因嗎?以嬉戲的態度處理直接影響數以百萬計市民日常生計的財政撥款,這些人,有將市民福祉放在眼內嗎?泛民、本土陣營的這一批人,支持黑衣暴徒攬炒,骨子裏就是希望攬炒成功,因為他們以為這樣可以脅迫特區政府和北京中央屈從於他們一系列的訴求。將香港人的福祉當作人質的人,為何可以如此義無反顧?因為攬炒受傷的人,一定不會是他們,攬炒拮人之針,永遠不會拮到他們!

  攬炒害人,人人皆知,只有糧不少、錢不缺的泛民、本土政黨及其議員才不會知道攬炒何其痛。那一批呻窮無糧出的大狀精英,與泛民、本土政黨本來行埋啲、傾埋啲,與人風雨同路,殊不知到今日,陪葬的有自己份,那一群食飽無憂米的政客,繼續逍遙過活。原來攬炒害人這一爛局,係有贏家,仲係只此一家,就係泛民本土陣營這一家!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