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恐慌無國界

  當今年農曆新年後,大批大批的香港人到藥房、超市等店舖搶口罩、搶酒精搓手液、搶廁紙,甚至搶白米時,國際傳媒將這些亂象廣泛報道,潛台詞是香港人這種盲搶行為不理性、小題大做,一點也不似是生活在國際大都會的人。然而,歐美的新冠肺炎大爆發後,近日歐、美和澳洲的超市也出現了盲搶廁紙、酒精搓手液,以至樽裝飲用水和食物等情況。原來恐慌是無國界的!

  香港在一月底、二月初出現盲搶潮,是因為人心虛怯,對病毒不認識,也怕病毒似沙士病毒,會奪去人命。因此,大家努力尋求自保的方法。不過到了今天,當大家知道貨源充足,廁紙、白米供應源源不絕,口罩雖然是全球短缺,但很多人家裏已有庫存,本地藥房也開始出售價錢並不瘋狂的口罩時,大家的心定下來,加上中國疫情緩和,市民恐慌的程度開始減退,所以盲搶潮也同步退潮。

  然而,反觀歐美,在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英國,以至美國紐約的疫情在過去一周大爆發後,各地民眾開始人人自危,大家開始擔心會否被要求檢疫隔離或自我隔離,還會面對封城封國失去自由的情況,囤積日用必需品和食物便是大家第一件想到要辦的事。於是有很多人在超市搶貨,令到貨架空空,更有人因搶貨而大打出手。這些一個多月前歐美人譏笑香港人的情景,陸續在他們本土出現。風水輪流轉,因為他們也正面對疫情爆發的第一波,反應與香港人在一月底面對第一波時一樣,恐慌、不安佔據人心,大家都不知所措,因此也章法大亂。

  今天,香港人的恐慌心情似乎開始減退,大家會問歐美各國是否也會很快進入這種狀況?這個問題,難答!而若有答案,也不會是一個客觀的答案。中國以最大力度抗疫,採納最嚴峻的隔離政策,全力追蹤確診者的緊密接觸人士。香港的抗疫政策雖然不若內地般嚴厲,但香港人經歷過沙士驚魂,大部份人自動自覺要隔離,人與人之間要保持距離,同時堅定要戴口罩。至今內地疫情放緩,香港個案只在一百五十多宗的水平,是因為香港人除了恐慌之外,也懂得自律、自我保護。

  然而,歐美人士的抗疫態度和經驗,與內地和香港並不一樣。首先,他們覺得戴口罩是多餘的,他們的政府領袖也是這樣宣傳,只有醫護人員和有病的人才要戴口罩,丹麥的法律更是無病無痛的人若戴口罩出街是犯法的。此外,歐美一些人士,仍然覺得病毒如流感,休息幾天便可復原,於是當歐洲一些如意大利的國家實施停課和公私營機構僱員不上班,留家工作後,還有大批大批的人出外用膳、嬉戲、飲酒作樂,毫無抗疫意識。這種輕率的抗疫態度,能夠阻止病毒擴散嗎?

  歐美疫情令人憂慮!這些地區的人民,可能真的要見到大量死亡個案才識驚。他們恐慌囤貨,只可能是怕被人隔離無自由、失自由。他們還未集體意識到的,是這個病毒的高度傳染性可以令他們國內醫療系統崩潰,死得人多,由此開始!一些歐美人士可能至今仍然不屑中國抗疫的做法,認為是極權的做法。他們可能真的要親身經歷、見證死得人多時,才會反思中國抗疫之法是對抗這個超級病毒的唯一方法,但問題是他們要等幾耐才會醒覺!

  恐慌無國界,但恐慌之後是每一個地方要有力的領導、齊心的國民一起抗疫。然而,中國和西方社會的政治、社會文化差距太大,中國和歐美各國人民縱使恐慌心理一致,但抗疫的結果卻可能會非常不一樣。這一場世紀疫症如何走下去,實在令人極度擔憂呀!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