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狀冇工開 要《緊急法》救駕

  大狀冇工開,愁爆!於是大狀公會主席戴啟思想出一條絕橋,要求政府制定《緊急法》讓司法機構可以進行遙控的視像或電話聆訊,等大狀們不會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令法院停擺,手停口停。

  大約一個月前,戴啟思因為大狀們冇工開,已代表大狀們向政府要錢,促請法援署支薪助大狀們渡過冇工開、冇糧出的寒冬。大狀要出糧,因為要交租、要供樓。然而,今天冇工開、冇錢交租,為冇錢供樓愁爆的人,真是數以萬計。不過,這些愁爆一族,並沒有如大狀公會會員般那麼幸福,有金牙大狀戴啟思出頭,要求政府為他們有糧出而去搞一條《緊急法》救命,同人唔同命的道理,原來是真的!

  《緊急法》香港有冇呢?其實是有的。不過《緊急法》的有效性在去年十一月,被與大狀公會行埋啲的泛民立法會議員廢了!特區政府去年引用《緊急法》訂定《禁蒙面法》,但二十四名泛民議員指《緊急法》違憲,提出司法覆核,結果更是成功覆核,法院裁定《緊急法》違憲。

  泛民議員提出司法覆核的理據是甚麼?他們認為《緊急法》是賦予特首極大的權力任意立法,並對權力未有施予任何限制,立法的門檻也非常低。他們說特首繞過立法會引用《緊急法》立法,會令立法程序失去透明度,失去公眾諮詢的程序,令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在《緊急法》中也並沒有條款提到如何檢討所定的法例,對於如何立法也沒有客觀準則,是任由特首自行決定。他們申請覆核的一個重點便是《基本法》並無賦予特首立法權力。

  代表泛民議員這批申請人的是資深大狀李志喜,她也是大狀公會的骨幹人物。當日她代表泛民議員打這一場覆核官司,大狀公會未見有就「《基本法》並無賦予特首立法權力」這一論點作出駁斥,是否即代表公會認同特首並沒有立法權力?如果特首是沒有立法權力的話,為何今天這一群大狀為了有工開,便可以要求特區政府訂立《緊急法》?到底特首是有權還是冇權?《緊急法》是違憲還是不違憲?大狀們搞清楚未?還是對他們有利時便不違憲,對他們不利時就是違憲呢?

  若要搬龍門,大狀們應該也要想清楚如何可以不要出洋相,不會暴露了自己輸打贏要的本相。為求有工開,大狀們先要政府盡快出糧,繼而要政府為他們度身訂造訂立《緊急法》,道理何在?在抗疫大戰逼在眉睫的今天,政府要做的緊急事項真的多不勝數,立例要酒吧不准賣酒以防止疫情在社區大爆發這種關乎全港市民福祉的事,也未有人喊出要用《緊急法》。我們要問:冇工開的大狀向特首開出這一條單,是否很過份?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