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疫情高危 去遊埠要後果自負

  政府消息昨天說,特區政府正聯絡航空公司,商討能否安排航班接載滯留在秘魯及摩洛哥的港人回港。有旅行社負責人投訴在滯留事件中,沒有感覺到政府有幫助人,有超級港女投訴,說在秘魯的隔離待遇差,更說港府應支付她隔離期間的食宿費用。這些人在疫症橫掃全球時,仍然選擇出門旅遊,應該是後果自負,有何投訴的理據?

  香港有些人習慣了有問題,政府便有責任幫他們解決。他們有議員、政黨撐腰,於是他們落難他國,政府便有責任營救。我們要問:他們可曾想過,在疫情於全球擴散之時走去遊埠,自己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些去摩洛哥、去秘魯的人,出發前已見到日本鑽石公主號郵輪在疫症大爆發後,船上旅客的情況何等恐怖,要幾經折騰才終於可以下船,返港後是要隔離檢疫,這些情景港人仍然會感到歷歷在目,因為不少港人也是困在船上的旅客。現在滯留在秘魯、摩洛哥的港人在決定如期出發到兩地遨遊之前,可曾評估過風險?還是他們覺得這些地方比香港更安全,所以不需要擔心?有這些想法的人,可會想到鑽石公主號未出事之前,也是一個船上遊客的遊埠首選?誰會想到自己會被困郵輪,每天要為自己會否感染到病毒而高度憂慮?

  疫情橫掃全球,香港要控制疫情,防止社區大爆發。今天政府要做的事,多到數唔晒。今天這一群一百幾十個只顧自己去旅遊玩樂、不理疫情高危的人出事了,便要特區政府去打救他們、去周張,還要投訴政府辦事不力,不顧落難的港人,這些投訴合理嗎?這些投訴者可有想到任何政府辦事都有優先次序,自找麻煩的人,自己有沒有反省?

  還有那個不知所謂、要特區政府支付她在秘魯隔離時食宿費用的港女,她有甚麼資格投訴?不是特區政府派她到秘魯去視察、去工作,是她自己選擇在今時今日去暢遊秘魯,她回不回到香港,應該是後果自負,特區政府絕對不應為她度身訂造去救駕。這種對自己、對社會毫無責任感的人,只有一條路,就是自救。不要期望特區政府要以呵護備至之心去營救她,因為入境處、保安局要做的重要事多不勝數,她和其他滯留當地的港人,今天覺得悽慘無人理,是承擔自己堅持去遊埠這個愚蠢決定的後果。

  抗疫緊張時間還要去旅遊,是為特區政府添煩添亂,特區政府若找到辦法幫他們回港,是他們的運氣,但特區政府絕對不可以為他們動用納稅人一分一毫去支付他們回港的費用,他們為自己愚蠢的決定要付出必須的代價!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