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狀要財爺幫手交一年租金

  你們曾經做唔停手,你們曾經豬籠入水,你們曾經意氣風發!但今天,你們與的士司機、茶餐廳夥計、零售店店員一樣,數手指渡日,還有攤大手板向政府要錢。政府要搞抗疫基金,向疫情下被衝擊的打工仔施以援手,的士司機、餐廳伙記、店舖職員都應得到援助,但你們都無資格,你們是那一群義無反顧支持攬炒的大狀!

  繼促請法援署提早出糧,再要求政府制定《緊急法》讓司法機構可以進行遙控的視像或電話聆訊等大狀有糧出後,大狀公會再獻新猷,就是由主席戴啟思去信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要求他將大狀和其他自僱人士納入受疫情影響的界別,讓大狀可以從抗疫基金中分一杯羹。大狀也要政府接濟,基層打工仔同意嗎?

  大狀公會的要求是甚麼呢?就是政府向私人執業大狀提供一次性補貼,資助款項等同每位大狀辦事處租金及員工支出的十二個月總額,還要批准大狀延遲一年繳交二○二○至二○二一年度的入息稅。

  我希望我沒有眼花睇錯大狀公會的要求:政府要提供予大狀的資助款項等同每位大律師所屬辦事處的十二個月租金和同期員工支出。我想問,將這樣的要求發給政府,是當政府開超級「善堂」的嗎?如果政府可以咁大手筆,香港各行各業的自僱人士都應該去政府總部排隊,攤大手板向政府要求補貼一年租金和員工支出!這批不食人間煙火的大狀,可能真的是好日子過得太耐了,同時可能也覺得香港人都當他們是英雄、英雌,英雄英雌有難,全港要義無反顧全力打救!如果他們有這個想法,真是一個最最最美麗的誤會!在疫症橫掃香港之時,政府資源並非無限,庫房水源不是滔滔不絕,要幫的只會是最有需要的基層市民!

  大狀今天冇工開,但不過是大半年前,他們天天有工開,為以暴力衝擊整個香港社會的被捕人士提供源源不絕的法律服務,但這些服務不是不收錢的免費服務,據說出庭一次大狀可以收三萬港元,收此價錢的不是頂級大狀,是普通的搵食大狀。那時候生意做到做唔切,在那些日子,大狀們到底搵到幾多個三萬大元?這筆可觀的收入,難道不足以為他們今天冇工開時提供及時錢,可以開飯、交租、兼出糧給員工嗎?

  大狀公會代表大狀們向財爺要錢,還要獅子咁大個口,簡直是有失體統。市民不知全港一千五百多名大狀公會會員,有幾多人會舉手贊成,也不知有幾多人會覺得影衰界別。但對很多市民而言,大狀們意氣風發搵大錢時,沒有一分鐘想過因黑暴被攬炒的打工仔有幾悽慘,今天他們若真的是因為感受到水深火熱之痛,而要政府幫他們交一年租,正常人的反應只有如此: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