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陳淑莊有沒有作失實聲明?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其黨友林瑞華合共四十多人,四月二日深夜於深水埗酒吧聚集,結果惹來涉嫌違反「限聚令」的質疑。陳淑莊本人聲稱自己沒有違反規定,因為當時她是做立法會議員的工作,而林瑞華則反駁質疑,大聲地說:「請你們放下政治鬥爭思維,專心做好防疫工作。」

  林瑞華說得真好:「專心做好防疫工作。」這是每一個香港人應盡的責任。為防疫,政府相繼推出不同的措施、禁令,以求將社區大爆發的機會降至最低。這些措施是否成功,絕對要靠香港人齊心合作,依足政府的防疫要求做足一百分。但陳淑莊和林瑞華作為香港的一份子,在嚴守防疫規定一環做了幾多分呢?

  四十多人共聚一堂,大家應該都可以相信陳淑莊等不是與三五知己去酒吧消遣,我們應該也可以相信他們可能真是要聚在一起開會,共商大計。然而,開會是需要去酒吧的嗎?立法會大樓若在夜間關閉,那四十多人大可以去公民黨的總部開會或是考慮其他選擇,選在酒吧開會那四十多人有沒有邊講邊飲,寓開會於飲酒之中呢?在酒吧飲酒,還算是開會嗎?有幾多人會在開一個講嚴肅議題的大會時飲酒的呢?還是他們的聚會是為飲酒,也為開會?陳淑莊可否澄清一下,當天晚上,他們這一群聚眾開會的人有沒有飲酒?如果是有飲酒的話,我們還可否將之當作是一個開會的聚集?

  除了是否有飲酒之外,另一個值得陳淑莊澄清的問題是參與者在「會議期間保持社交距離」這個說法。在一個不足一千呎的酒吧內有四十多人聚集,如何保持足夠的社交距離,以確保若有人已經中招而不會傳染給其他人?這些人共處時都有全程戴口罩嗎?

  還有一個要澄清的問題是,到底當晚的聚會是一個業界大會還是酒吧的股東大會?據《星島日報》報道,酒吧負責人向到了現場調查噪音投訴的警員說,他們正在開股東大會,涉事酒吧有四名股東,分別姓呂、姓何和兩位姓陳的,而林瑞華和陳淑莊都不是股東,他們在這一個聚會中,到底有甚麼角色?陳淑莊自己就事件的聲明說,她是與受新措施影響的飲食業人士包括林瑞華開會。酒吧負責人和陳淑莊對這次聚會的描述都不一樣,我們應該相信誰呢?

  林瑞華把這次事件引發的公眾質疑說成是政治鬥爭,實在太可笑了!若果這是一件政治事件,絕對是因為有政客涉嫌作出失實的陳述,這至少是一個誠信問題,其他有關是否有違反「限聚令」的問題,要由警方調查。不過,若大家花一點時間看清楚這件事後,不難看到這件事的本質,也是問題的核心,根本是一個抗疫的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這是那四十多個聚會的人有沒有遵守「限聚令」的問題。這件事若有人違反政府規定,不但是陳淑莊要被調查,是所有參與聚會的人都要被調查。陳淑莊因事件令個人誠信被質疑,是由於抗疫大事人人關注而衍生出來的議題。喜歡事事泛政治化的人,包括林瑞華等,你們懂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