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立法會議員應減薪五成

  特區政府昨天公佈第二輪抗疫基金詳情,除了會斥資逾一千三百億元為受疫情影響的企業支付僱員部份的薪金之外,其他抗疫措施還有特首、司局長、特首辦主任、行政會議成員會在未來十二個月減薪一成,與港人共渡時艱。

  私人企業因經濟陷入幾乎雪崩的局面而得到政府的支援是合理的。特區領導層和行會成員薪高糧準而懂得減薪表達與市民共甘苦,也是應份的。然而,自始至今不受經濟攬炒崩壞的另一個薪高糧準的群組,到了今天仍然對應否減薪無動於衷,這些是甚麼人呢?他們就是我們的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員。

  今日香港,很多在私人機構工作的打工仔減薪、扣薪、放無薪假,甚至被炒魷,多不勝數。有私人機構高層也高調宣佈減薪,包括昨天宣佈副總裁級以上員工減薪兩至三成的迪士尼樂園。到了昨天還加上特區高層和行會議員也宣佈減薪,我們問:為何我們的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毫無表示?他們覺得自己與別不同嗎?

  論減薪,最最最應該減薪的必定是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本土、泛民的議員。過去大半年,他們返了幾多天工?為市民做了幾多積極支持保就業、保經濟的工作?我們看一看他們在立法會會議一次又一次搞的鬧劇,除了拖垮經濟之外,一事無成。流會拉布不撥款是本土、泛民議員的強項,以這種工作表現,他們其實都應該被炒,但立法會議員一職基本是一個鐵飯碗,他們不做事,搞破壞,只要繼續有人票選他們,送他們入議會,他們都可以在四年任期內,糧照出,但工作照不做,天下筍工,莫此為甚!這些不事生產的人,在全城無數打工仔都要減薪之時,為何他們可以獨善其身,毫無表示?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他們面皮夠厚,不知自己有幾無恥!

  人人要減薪,立法會議員繼續享高薪,有多難看!不過不是個個議員是無賴。三月初時,民建聯旗下的立法會議員宣佈捐出一個月人工共三百萬元幫助在疫情下失業和有即時基本生活困難人士。工聯會的五名立法會議員亦捐出一個月的薪酬予新成立的「緊急失業慰問基金」。昨天,實政圓桌的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亦表示願意捐出議員年薪一成,幫助基層學生網上學習。但泛民議員呢?有甚麼表示?他們有感受到失業、減薪、放無薪假的打工仔之痛嗎?

  與其寄望泛民議員以至整個立法會會自動提出跟隨政府和行會議員減薪一年,市民應該大聲要求他們即時跟大隊減薪。以他們現在實質似兼職作業的半休息狀態,減薪一成實在微不足道,減薪一半才能真正反映他們的工作量。如果他們堅持不減薪,市民應該要求這些議員將於今年暑假取得的約滿酬金,悉數被扣除。表現不濟,如何有資格取得約七十萬元的約滿酬金?

  混飯吃的議員好日子過得太耐了,現在是市民跟他們算帳的時候,讓他們知道他們沒有免死金牌,「糧照出,布照拉」,不是必然為市民所接受的!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