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涂謹申會出力喝停「黑警死全家」嗎?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在周二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上,批評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以具政治色彩的用詞指控民主派議員,是煽動社會仇恨及撕裂社會,質疑警隊如何可以公正執法。以「煽動社會仇恨及撕裂社會」提出批評,而批評來自涂謹申,實在太可笑。過去大半年,煽動社會仇恨最有力的金句是甚麼?是「黑警死全家」!涂謹申有批評過這句惡咒嗎?

  「黑警死全家」已經成為激烈抗爭者至愛的金句,隨隨便便公開講「黑警死全家」的還有教師。咒詛人死全家,有幾惡毒!這是否煽動社會仇恨?涂謹申當了差不多三十年立法會議員,一直參與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的工作,他對「黑警死全家」這種高度煽動仇恨的說話有批評過嗎?作為一個有監督社會責任的議員,他又可曾有喝停社會上有人,特別是年輕人,把「黑警死全家」當作口頭禪這種歪風呢?是他覺得「黑警死全家」不是挑動仇恨嗎? 

  涂謹申批評鄧炳強以具政治色彩的用詞指控民主派,到底鄧炳強說了甚麼而觸動了涂謹申的神經?鄧炳強說的是過去十個月,到處都是汽油彈,他問經過這次十個月,得益的是甚麼人呢?鄧炳強說:「得益的就是這些繼續鼓吹別人暴力,自己獲取政治紅利或者其他利益的人。」鄧炳強說這幾句話有錯嗎?涂謹申所屬的民主黨黨員,沒有走到掟汽油彈的黑暴最前線,阻礙警方執法嗎?他們目睹一幕又一幕的汽油彈混戰,有叫停過嗎?他們站在示威者和警方中間去質疑警方執法,不是鼓吹別人暴力嗎?去年十一月泛民陣營在區議會選舉大勝,贏得逾八成議席,而民主黨是泛民陣營中贏得最多區議會議席的黨派,成為最大的贏家,這不是政治紅利是甚麼?涂謹申是善忘,還是扮傻呢?

  其實涂謹申很聰明,在去年黑衣暴徒一次又一次的暴力事件中,他從未像其他如鄺俊宇等黨友一樣,走到抗爭最前線與黑暴齊上齊落,而是採取神隱大法玩失蹤,他最吸睛的行動是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和職工盟李卓人等,跑到美國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晤講人權、講《逃犯條例》修訂,黑暴最前線絕對沒有他的身影。在香港社會充斥着暴力仇恨的極端抗爭事件時,涂謹申採取的態度是無視這些事件如何撕裂香港社會。他一直選擇神隱,今天還有資格放言講仇恨、講社會撕裂?

  若果涂謹申要人相信他真的不認同煽動仇恨的話,請他先走出來,高調向全港市民講,要停止散播「黑警死全家」這個信息。他要向年輕人呼籲,要停止再說「黑警死全家」這個惡咒。涂謹申,你會這樣做嗎?你會出力喝停「黑警死全家」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