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沒有23條 沒有自由行

  昨天,在《信報》有一個很矚目的廣告,簡單兩行中文字,是致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下款簽署的是「一群愛國的市民」,兩行字寫的是「香港沒有23條立法,中央不需要重開自由行。」看到這個廣告,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兩者風馬牛不相及,登這個廣告的人亂噏。但23條立法,真的與自由行完全無關係?

  這個廣告還有兩句英文,翻譯出來就是「對祖國不忠,一定不可以得到獎賞。」大家也可以問,23條、自由行與忠誠,與獎賞有何關係?

  香港現在仍然受到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因去年黑暴抗爭引發的經濟下滑,現在更越發狂瀉,政府要推出一次又一次的抗疫基金紓解民困。大家都知道,前景如何仍然是一個大問號。大家還會問縱使疫症過後,經濟能夠再出發嗎?

  大家若果不是善忘,應該記得十七年前,香港慘遭沙士疫情摧殘,經濟同樣下滑,但不及香港今天受黑暴和新冠肺炎兩面夾攻的差。當年,北京幫香港救市,重啟經濟,在疫情過後迅速推出了自由行政策,結果是數以千萬計的內地旅客蜂擁至香港,為香港經濟打了一支強心針。旅遊業是香港經濟四大支柱之一,它不但撐起了包括景點和酒店的旅遊本業,還撐起了零售、飲食、運輸,推廣和洗衣業等。沒有旅客的香港,將會是死水一潭,而過去十幾年,內地旅客是香港旅遊業的重大支柱。到了今天,沒有內地自由行,香港旅遊業也可以冚旗。

  提出沒有23條,便不重開自由行的邏輯,相信是基於自由行是救港經濟的政策,是撐香港之手段。然而,香港沒有因此而回饋,反而替國家帶來地區安全的威脅,對內地人而言,實屬忘本忘宗,不可以接受。

  對北京而言,香港回歸二十三年了,仍然沒有為23條立法,反而是在二○一四年搞出佔領行動,以及在去年揭竿搞出一場又一場的黑暴抗爭。凡此種種,在北京眼中是危害國家安全的禍心,沒有23條就是讓這個禍心繼續蠶食香港,是繼續威脅國家安全的武器。昨日有人刊登這一個廣告,若要解釋,是反映了一種心態,即香港不愛國、不維護國家安全,北京也就不需要在經濟上撐港,這就是一個簡單的邏輯。沒有內地客,便沒有香港旅遊業,這是香港的經濟現實。海洋公園面臨執笠的命運,其實反映了海洋公園是香港旅遊業的縮影。特區政府在今年初首先提出了逾一百億元的救園大計,但在經濟持續惡化,群情洶湧下,修正救園銀碼至逾五十億元,希望以此取得立法會撥款,但立法會和輿論反對撥款者仍然大有人在。直至今天,作為掌管旅遊業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完全閃避不講內地客源問題,在上周六的電台節目中更說不希望海洋公園成為疫情下第一個犧牲品,但這個說法是罔顧香港旅遊業的事實。

  海洋公園陷入嚴重財困,在幾年前已開始,疫情不過是加速了它邁入死亡的速度。沒有內地客,便沒有海洋公園,也沒有香港的旅遊業,這個事實,局長明白嗎?局長一個更堅離地的說法是海洋公園成為疫情下第一個犧牲品,因為在黑暴運動下,以及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已死了千千萬萬的中小企,它們都已經壯烈犧牲了,局長你知道嗎?它們才是第一批被攬炒的犧牲品!香港今天旅遊業最大的問題不是北京是否繼續推自由行政策。今天殘酷的現實是縱使自由行政策不變,北京真的可以指揮內地人必然來港旅遊嗎?經歷二○一四年後掀起的反內地人運動,踢篋趕客,還有去年黑暴毆打內地人,以至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下有港人高呼封關不讓內地人來港,凡此種種,內地人會不反感?他們仍然會無條件愛香港,來港消費撐香港嗎?

  內地人不欠香港人甚麼,他們不來香港,是我們種下的因果。面對未來,香港人可以堅定地說不要內地客,但大家就要做好心理準備,未來經濟只會繼續急速下滑,大家要勒緊褲頭等着過非常非常漫長的苦日子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