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激活英殖軍情組織 泛民黑暴居功至偉

  全國人大會議將於今天就「港版國安法」法案進行投票表決,一經通過後,國安法如何在港落實必成焦點。在過去一周,社會上討論的焦點之一是執行機關,有人對北京直接派駐機構在港執行國安法深感恐慌,但事實是宗主國在港設立軍情機構絕非新鮮事,港英殖民政府在英殖時代,機關處處,很多人忘記了,但泛民大佬們應該是無人不知。

  過去一周,有些傳媒報道只談英殖時代收納於警隊內的「政治部」,但英殖民政府的軍情人員,何只於「政治部」活動,港英政府的軍情機構,還見於政府核心的政府總部,但這些工作單位的人員極其低調,對外不溝通、不接觸,無人知道他們幹甚麼。

  九七回歸前,香港沒有英國駐港領事館,因為香港是英國殖民地,但香港卻有一個英國駐港商務專員公署,主要負責商貿工作,公署內的英政府官員天天四出在政商界圈子活動,路人皆知。然而,路人所不知的是收納在政府總部的政治顧問辦公室和保安司(即今日的保安局)內的保安組的人員進行的是甚麼活動和做的是甚麼工作。

  保安科內的保安組,只是一個細小的工作單位,但高度神秘,組內的官員不是由在港招募得的政務官擔任,而是由英廷派到香港的官員,他們從不接受任何傳媒訪問,港英政府內的高官也未必知他們的背景和實際工作。政治顧問辦公室則悉數是英政府派駐來港的外交官,擺明車馬是做政治和外交工作,是當時港督的頭號政治顧問。這些外交官做甚麼事,不需向立法會交代,只需向英揆和英國外交部交代。

  港英時代的「政治部」是港英政府警隊的一部份,保安科保安組和政治顧問辦公室則是港英政府核心總部的一部份。直接受英廷指揮的官員穿插於政府核心的大樓之內,工作性質與國防、保安、外交事務緊扣。但當時沒有一個民選的泛民議員大力、公開、高調質疑這些單位和人員,相信他們都接受了英國政府就是有權和有需要在港英政府內安插這些單位和人員。

  這些機構的任務,說穿了就是做情報工作,為英廷利益服務。在這些機構工作的官員,在九七前全數撤離香港,一個不留,部門單位全數解散,這些人從此絕跡香港。何解?大家心知肚明。

  回歸後,北京對在特區政府內設立軍情單位的做法,採取了三大皆空的政策,既沒有警隊內部的「政治部」,也沒有保安局內的「保安組」,也沒有設立政治顧問辦公室。內地官員只見於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解放軍駐港部隊,以及中聯辦。這些機構沒有一個是收納在特區政府之內。香港特區政府有超過二十三年沒有與宗主國保安官員共事、大家齊上齊落一齊做領土安全的軍情工作,結果是二○一四年搞出了雨傘運動,二○一九年掀起了一場又一場的黑暴動亂。這些發展,並非偶然。對北京來說,寬容代表災難,忍無可忍便要親手操刀,如此而已!

  泛民和本土這一群攬炒派,縱容暴徒,利用少不經事的年輕人做炮灰去挑戰北京的底線,將自決、「港獨」變成革命的火車頭,扯起美國旗、披上港英旗去展示有英美政權撐腰搞暴亂,何其愚蠢!前幾天在中環IFC的商場內,有示威者披上港英旗。這些人可知道他們熱愛英殖民地管治模式的願望,快將實現,港英年代在港府內設立軍情機構這種概念,將會因他們無止境的黑暴抗爭被激活,活化成功便是體現於北京會在港設置駐港機構執行國安法。求仁得仁,成功爭取的另一例便是這類宗主國的軍情機構復活!

  香港有百多年的殖民地歷史,而為人所知的重要一環是香港因地利鄰近中國和香港的政經體系,打造了香港成為一個諜影處處的國際城市。現在北京在港重設軍情機構,在北京眼中可能只是正本清源的做法。二○二○年,激發英殖軍情組織重生並轉化為中國國安駐港機構的人,就是今天香港的泛民和黑暴份子,全賴有你們呀!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