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英國延長BNO簽證是否走數?

  「港區國安法」出台,英國政府即表示會擴大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持有人的權利,包括入境權和延長BNO簽證至一年。對英國這個宣佈,有些香港人很興奮,如獲至寶,但諷刺的是,BNO其實是英國政府在國籍法上蠶食香港人基本權利的最後一擊,很多香港人忘記了這一段歷史,更多香港人完全不知道這一段歷史。

  四十一年前,即一九七九年,當時的香港總督麥理浩爵士官式訪問中國,與當時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見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他是第一個英廷委任的總督往訪中國,他也是第一個出身英國的外交系統的官員出任香港總督之職。麥理浩與鄧小平實際談了甚麼,當時以至今的香港人不知,我們所知的是麥理浩訪華之後,英國即在一九八一年修訂英國國籍法,重新界定英國屬土公民的權利,而決定了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主權回歸中國的中英談判,亦於一九八二年打開序幕。

  香港人命運的改寫,離不開四十年前發生的這些事,而英國國籍法的修訂是把香港人取得居英權的大門牢牢地關上。英國人在自知不能在九七後延續對香港擁有主權之後,採取了徹底的割裂政策,有幾多香港人對這段歷史仍然會記憶猶新?

  英廷修訂國籍法,當年立法局議員有很激烈的反應和辯論。在一九八六年立法局有一個關於BNO立法草案的辯論中,多位立法局議員對英國出賣香港人的國籍安排大力鞭撻,其中已過身的張鑑泉議員曾說:「我們見到香港英籍人士的權利,被一九六二年和一九七一年的移民法或國籍法所蠶食,最後,一九八一年頒佈的國籍法更公然剝奪了我們僅存的權利……一九八一年發生的事件歷歷在目……當兩局非官守議員獲悉上議院議員即將會為直布羅陀和福克蘭群島人民爭取特別待遇時,我們迅速採取行動,開始游說一些上議院議員為香港講話……很可惜,由於一些理應是我們朋友的人技巧地運用敷衍手段,我們的努力遭到挫敗。一些我們絕對信任的人士告訴我們,上議院會以大比數通過該草案,而香港,或其他如直布羅陀和福克蘭群島等地方所採取的任何進一步行動都不會成功。」但結果是甚麼?張鑑泉說直布羅陀和福島成功爭取,香港被拒諸門外!

  從一九八○年代初兩局非官守議員就國籍法替香港人向英廷爭取居英權的努力所見,英國在國籍問題上,對香港人只有關門政策,沒有開門政策。今天英國的外相藍韜文放言英國不會逃避對香港的責任,是否口是心非?在港人居英權這一議題上,藍韜文是否有吹水之嫌?英傳媒上月首先放料說英政府擬建議向二百九十萬BNO持有人給予居留權,然後藍韜文接受BBC訪問時說若北京在港落實港區國安法,英國會予BNO持有人入境權及延長簽證至一年。由給予居英權後退至只有入境權和延長簽證,差異何其大?這若不是走數又是甚麼?

  香港人真的不要那麼天真,一九八一年英國人把居英權的大門牢牢關上,這一扇門永遠都不會大開,不開門是國策,不會隨便改寫。大家喜歡到英國過悠長假期,絕對可以,但若要落地生根,實在只會是此路不通,趕急去換BNO護照的香港人們,真的不要浪費時間呀!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