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泛民本土政黨還能領導反中陣營?

  對泛民和本土政黨而言,三百多個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大勝的區議員,真的是好使好用,自己唔多方便做的事,或是唔想做的事,找他們牽頭辦理,便有聲有勢,泛民和本土政黨坐坐順風車,就可以收取政治紅利。我所說的是近期敏感的政治表態。

  剛過去的周日,全港十七區由政治素人和泛民人士等等出任主席的區議會舉行了全體大會,討論了《港區國安法》,離島區議會主席不是泛民的代表,但有該區民主派議員也出席了大會,結果是三百二十九位來自這十七區的泛民、本土、素人的議員,一致通過要求撤回《港區國安法》的動議,他們說《港區國安法》摧毀「一國兩制」,把香港未來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這個聯合會議的召集人,是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她說未來他們還會有其他行動。

  搞聯合行動,並不是這三百幾個區議員的首次,在去年底他們剛當選後,已經聯同二十四名泛民和本土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署信,要求政府在公務員加薪議程中,抽起警隊加薪部份獨立審議。這一次也是他們第一次的聯合行動,被傳媒形容為「晒冷」。狙擊警隊是這一群議員的共同目標,他們有共同行動,且與二十四名立法會議員協力發聲,這種合作在當時是非常理所當然的。然而,在最近反對《港區國安法》這一件對他們而言應該是更加重要的議題上,他們竟然沒有合作,大家或會問:為何區議會和立法會兩批人,沒有齊上齊落,而是各自搵食呢?是兩方已經貌合神離?或是二十四名泛民、本土立法會議員刻意與區議會的聯合行動保持距離?不「晒冷」是各有謀算?

  《港區國安法》與警隊撥款兩件事最大的分別是甚麼?當然是層次非常不同,影響差別也是極大。抽起警隊加薪是近乎口水戰的無痛議題,但反對《港區國安法》則有機會是能否取得下屆立法會議席的生死議題。反對《港區國安法》的後果有機會是被指為違反《基本法》,參選立法會資格被DQ,代價何其大!

  全國人大在上月二十八日通過《港區國安法》的當日,立法會內的泛民和本土派議員,沒有像去年反修例運動時擺出行事一致的陣營,當日二十四人沒有齊齊整整的一起走出來反對這條國安法,各政黨只派代表,合共只有約十人走出來見記者發言,聲稱「一國兩制」已死,會反對《港區國安法》等等。在簡短發言之後,他們便退場了。事後,他們也沒有像過去搞「反送中」運動一樣,天天出來發表意見,也沒有上街抗議,也沒有領導大型反對行動,結果是在聯合行動中楊雪盈做了領袖,泛民和本土的大佬們神隱了。區議會忽然變成議論全港政治性議題的大台,立法會不知退居到哪一線,實在真是一番新氣象!

  泛民和本土派的立法會議員和政黨在反中、「反送中」的運動中是中堅份子,但在反國安法議題上他們自動放棄擔大旗,一個直接的政治後果是甚麼?年輕的區議員和支持者,還會否相信這一批人可以繼續有資格佔據立法會的席位?據報道,泛民要搞立法會初選,這些現任立法會議員到時會否清楚表態反對國安法,去說服已經表態的區議員他們仍然能夠代表和領導整個反中陣營?泛民和本土立法會議員在《港區國安法》議題上採取神隱策略,箇中的考量,那些不屬於泛民、本土政黨的區議員,相信到了今天都會心領神會,心中有數。若問泛民、本土政黨還能否領導反中陣營?結果已寫在牆上!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