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出得嚟行 預咗要還

  涉及武力才算顛覆!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在周日的一個訪問時這樣說。他認為,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行必須涉及或鼓吹武力,有實際效果才能成立。以他這個定義,無數泛民、本土陣營人士,因為只會吹水和做其鍵盤戰士,不上前線,誰人會入罪受刑,誰人可以甩身,真的是路人皆知。陳文敏這種自保的言論,是真真正正的露出了狐狸尾巴了!

  自去年反送中、反中運動開始以來,無數年輕人走到最前線,他們要搞時代革命,要光復香港。他們舉起美國旗、港英旗,要求香港獨立,不做中國「殖民地」,他們在抗爭最前線堵路、掟汽油彈、私了不同政見的香港老百姓,刑毀港鐵站、交通燈,以及被他們視為藍店的商舖,這等暴力行為,大部份都出自年輕人之手,陳文敏以至他的同道中人,港大法律系的戴耀廷、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公民黨的楊岳橋、郭榮鏗、梁家傑、陳淑莊、民主黨的創黨主席李柱銘、核心何俊仁、涂謹申、鄺俊宇,還有其他泛民和本土派議員如莫乃光、毛孟靜、陳志全、朱凱廸等等。他們有走在暴亂最前線嗎?如果陳文敏所說的顛覆、分裂國家之罪必須要涉及武力,這些只出口術,不費一點體力去搞亂香港的人,是否就是可以坐享其成,免受刑責?

  顛覆國家、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真的只有涉及武力才算數?黃之鋒等人鼓動美國制裁香港,甚至要求加辣,要求白宮向特區政府施壓,令香港經濟跌入攬炒的深淵,這些所作所為只屬言論自由,而不屬實質行動?這些真的只是吹水,不會傷害香港的言行?

  陳文敏說:「如果你純粹淨係講,呢個其實係言論自由;或者你係有一啲行為,但未必涉及政治訴求,甚至同個政治訴求關係唔係好大,呢啲其實只係治安問題」。作為大學的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用虛無飄渺的「政治訴求」字眼去講國安問題,甚至將國安問題說成是治安問題,目的只有一個,是繼續迷惑入世未深的年輕人,令他們繼續迷信自己所做的一切事,不是令他們會受到嚴重刑責的罪行,這種無恥的洗腦口術,傷害年輕一代的殺傷力,遠遠超越任何人的想像,年輕人是要到了被捕、被審、被判入獄,才真真正正地明白自己付出了甚麼代價,才知悉那些用口去鼓動他們的人如何坐享政治紅利!

  今天港版國安法立法已經確立,以口術、吹水搞暴亂運動的幕後黑手,將會無所遁形,他們主觀意願以為繼續可以用口術去影響北京為香港立一條無牙力的國安法。他們這種主觀願望,在北京對香港顛覆份子沒有任何懸念之下,實在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坐享政治紅利的人,下一步是獲利後要回吐,而吐出來的可能超過過去所得的。李卓人上月到法庭說過,「出得嚟行,預咗要還」,這是「珍珠都無咁真」的事實。年輕人要看清楚陳文敏這種人的面目,不要繼續被妖言所惑,付出沉重的代價!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