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難臨頭各自飛

  《港區國安法》預計會在今天表決,香港有甚麼異動?過去幾天最矚目的事情,必然是有份倡議、推進香港大亂的兩大人物,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和一直鼓吹「香港建國」的勇武之父陳雲引退之事。兩人前後腳宣佈退出香港政壇,退出香港社運,是與搞事暴徒割席,要一走了之以求自保,這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最佳寫照。

  有傳媒把陳方安生說成是香港的泛民精神領袖,然而在今日香港民主運動面對《港區國安法》立法的關鍵時刻,她選擇棄戰,在上周五宣佈因年屆八十歲,年紀老邁,要從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來,過平靜生活。而陳雲則在社交媒體說:「香港大部份人不需要我的社運理論指導,他們把香港的命運、也是他們自己的命運交了給泛民港獨,將香港推入國際政治鬥爭的黑洞。」他更聲稱他過去十年的工作「有利維護中港關係」,只是工作被泛民媒體騎劫了。陳雲如此徹底地與泛民等抗爭之徒割席,真的是令人眼前一亮,絕對令人難以置信。

  陳方安生和陳雲其實一向都以精神領袖自居,覺得自己能統領千千萬萬信眾。去年下半年黑暴抗爭殺得熾烈、令香港社會大亂之時,我們從未聽聞他們說過要珍惜平靜的生活,不要政治鬥爭。然而,忽然之間,他們都變為和平使者,不愛暴亂。他們極速變臉,要退出江湖,更擺出一個冇鞋挽屐走的格局,自然是事必有因,而這個「因」也必然是《港區國安法》。

  北京決意落實《港區國安法》立法,任何人在過去做過任何事危害國家安全,當然有自知之明,也當然會擔心自己會否墮入法網。面對刑責,割席就是為洗底,就是要力保自己不受牽連。陳方安生和陳雲一直以來不走在黑暴最前線,只開金口或是做鍵盤戰士去指點江山,力撐暴力抗爭,過去他們自覺威威水水、樂意做其輕輕鬆鬆的精神領袖,因為過去這些出口不出手、不出腳的行為,似乎不會有刑責之險,但當《港區國安法》立法之後,他們是否還能夠躲在年輕黑暴抗爭者背後而不受牽連?答案當然不是,相信他們自己也是心中有數,才會在《港區國安法》完成立法的前夕,高調走出來宣佈退出江湖,以求保命。

  陳方安生和陳雲等人,跳船跳得快,到底會否有好世界,我們都不知,不過在過去一段長時間奉他們為精神領袖的年輕人,包括那些已被捕、已被判罪,或已在服刑的年輕人,你們可要看清楚這些偽善之徒的面目。大難臨頭各自飛是他們的本能,有着數時,他們要賺盡政治紅利,但到了要付出代價時,他們只想由你們去埋單,自己可以全身而退,置身事外。這些人不是你們的精神領袖,他們只是殘害你們的砒霜毒藥。年輕人,要從政是要帶眼識人的呀!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