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BNO計劃想要香港繼續做英國金蛋

  《港區國安法》正式生效後,英國首相約翰遜隨即宣佈,為約三百萬有資格申請BNO的香港人提供入籍途徑。按英方的計劃,合資格的香港人要在英國居住及工作五年,然後在五年後才可以申請定居,申請後需要再居住一年才可申請入籍。滿懷希望可以移居英國的香港人看到這個計劃,應該「驚喜」嗎?英廷真的是要幫香港人?

  香港人要冷靜一下,想一想:英政府若真正要向那些惶恐驚慌的香港人伸出援手,為何是推出這個五年加一年的「5+1」計劃,而不是提供即時可以申請入英籍的計劃?「5+1」有何玄機?

  就在英國政府高調宣佈英廷的「救港」計劃後,有一些論述開始出台,聲稱中國政府很害怕這個BNO計劃,因此大表反對,而原因並不是害怕香港人移民,是害怕與他們相關的資金會大舉撤離,重創香港的經濟,從而牽連內地。這個說法的基礎,是那三百萬合資格人士就是擁有較多資產的中產人士,這些人當中若只有一半人選擇將五百萬港元以上的資產從香港轉移到英國,便等同轉走了共七萬五千億港元到英國,數目十分龐大。這套走資理論,大家相信嗎?

  這一套理論的第一大謬誤,是把所有合資格申請BNO的人都看為有資產的中產人士。但事實是在一九九七年之前,可以取得BNO的人不只是中產,在港出生的人,不論是否富貴都可以取得BNO,大量住在公屋的居民都有資格。有資格申請BNO的都是中產人士,帶有極濃的階級主義,其實有相當歧視性。第二大謬誤,是假設這三百萬人都是有資產的成年人,人人隨時都至少有五百萬元身家。假若我們相信這套理論,香港真是一個非常非常富貴之城!

  說出這麼一套理論的人,其實旨在抬舉英國這個BNO計劃的優越性,也貶低北京,指其在《港區國安法》立法一事上的處理劣拙,以至令中國和香港陷入經濟攬炒的大危機。然而,事實是甚麼?事實是BNO計劃確實有經濟的因素,不過考慮來自英國,是英國有向香港吸金的考量。今天,英國面對脫歐和新冠肺炎疫情,經濟前景動盪不安,若有一大群前殖民地的有資產人士大舉到英置業、投資,當然是無任歡迎,還有這些移民人士的子女都要上學,正好填補一大群因新冠肺炎疫情決定不去英國留學的國際學生學位,這對英國中學和大學而言,真是一場及時雨,一個救命鐘。打開門鼓吹香港人先到英國投資物業,支持高等教育,是在英國經濟極度不明朗之下的一個超級如意算盤!將來縱使沒有超過一百萬港人帶着大量資金大舉以BNO計劃走到英國,暫住等待入籍機會,但仍然有數以萬計有資產的港人赴英,也不失是一條財路。原來到了今天,香港人仍然可以做英國的金蛋呀!

  對英廷而言,最新這一個BNO計劃有其奧妙之處,就是英廷從沒有承諾那三百萬人在六年之後一定可以取得居英權,因為入籍還要審批,長路漫漫,香港人可以慢慢等。六年後、七年後,英國政府是那一個黨執政,是哪一些人做首相、內閣成員?移民政策會否改變?誰說得準呢?

  香港人們,約翰遜的BNO計劃,不是一個英國明益香港人的計劃,其實它不過是一個走數計劃。英國人在一九九七年把香港主權交回中國,有數以百萬計港人在英殖年代在港出生,是英國屬土公民,道義上,英國根本便應在回歸前給予所有在屬土出生的香港人居英權,這其實是香港人應有的權利。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的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為香港人大力奔走、爭取居英權,結果被英方誤導而爭取落空。今天,那些揚言有《港區國安法》便是香港「一國兩制」已死的泛民、本土政黨,你們是否應該藉着約翰遜政府提出這個走數BNO計劃,出力向英廷爭取即時為香港人提供居英權申請安排,讓香港取回應得的權利,而不是接受現在英廷提出的那個拖拖拉拉、毫無保障、旨在走數的BNO計劃?你們若要為惶恐的香港人發聲,會向英廷提出這個要求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