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國安法是政治照妖鏡

  危難,是驗證一個人信念最誠實的方法。《港區國安法》生效,香港那些本來熱血沸騰的政治推手,即時將行動全面降溫,有退出江湖的,有解散組織的,有秘密敗走出國的,有意圖離港不遂的,有認罪望求減刑的,這些人用盡各種理由向香港人解釋他們為何不能、也不會再在香港鼓動激進的反中亂港運動,目的只有一個,是要止蝕。這些人不是梁天琦、也不像梁天琦會去承擔自己的責任。

  二○一八年六月,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二○一六年的旺角暴亂被判罪成,入獄六年。梁天琦在旺角暴亂後,曾遠赴美國哈佛大學半年擔任研究員,但隨後他選擇回港面對審判,結果被定罪。當年,梁天琦沒有選擇留在美國,與今天面對《港區國安法》而想盡方法要甩身的人相比,誰人對信念更忠誠?現已棄保潛逃的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已秘密離港的香港眾志羅冠聰等等,能不汗顏嗎?

  全國人大常委在六月三十日全票通過《港區國安法》後,香港眾志旋即宣佈解散,秘書長黃之鋒冠冕堂皇地說「要拿起承擔的勇氣……會以個人身份踐行信念。」然而,「七‧一」當天有港人上街,黃之鋒在哪裏呢?羅冠聰,選擇敗走,秘密離港,且無勇氣透露自己身在何方,但卻在面書放言說:「七一的人海,已證明香港人的抗爭是不會止息…在最暴烈的打壓下,環抱着最頑強的燈火。」然而,就在「七‧一」這一天,羅冠聰你到底在哪裏?頑強的燈火你還見得到嗎?還有那個城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邵嵐,在「七‧一」當天宣佈退出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指出退出是預期新一輪打壓將會更嚴峻,但她會繼續堅守信念,未來禍福,她會一力承擔。邵嵐這一個宣言,與去年中她在城市論壇揚言要「推倒中國」才有「港人治港」的豪言,大相逕庭。邵嵐今天還會說要中共倒台嗎?你現在堅守的是甚麼理念呢?

  危難當前,黃之鋒、羅冠聰、邵嵐等等,是否急於與過去的自己割席?從前站在高台上鼓動一群一群知名度不及他們的年輕人向前衝,但到了今天面對《港區國安法》生效,他們便率先向後退,還要講一番假鼓勵,真偽善的政治說話,繼續去欺騙哪些還以為大家可以繼續齊上齊落的兄弟姊妹。你們想辦法止蝕,卻叫現在仍然相信這一場運動、被遺棄的戰友繼續,以至最後有機會代為埋單,你們真的是心中無愧嗎?去年的那一場運動,充斥着一個一個的政治偽君子,害苦了無數政治無知的年輕人,今天的《港區國安法》就是一面政治照妖鏡,牛鬼蛇神都被迫現身,無所遁形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