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戴耀廷的「35+」攬炒十步

  將戴耀廷定性為一個攬炒術士,一點也不為過。一周前,他搞完那一場初選大龍鳳後,竟然有臉撇甩自己領導的初選聯盟,表明自己要爭取多一些時間休息,兼而「專注學術」,對初選後的協調工作,極速表態洗手不幹。昨天有報道更指出他在初選後旋即退出多個與初選工作相關的社交媒體群組。他這種龜縮行為,與已敗走英國的羅冠聰有何分別?

  根據戴耀廷的原計劃,搞完初選,定出各區參選名單的排名,他便真的可以功成身退?當然不是。在這裏,不得不提戴耀廷的攬炒香港藍圖,他的「35+」攬炒十步。很多香港人不知「35+」代表甚麼,以為就是代表反對派陣營取得立法會三十五席以上的大多數議席,便可以「為民請命」,可以成功爭取「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宏願,但其實「35+」是一個終極攬炒香港,令香港玩完的方案。

  戴耀廷的「35+」真攬炒十步,載於今年四月二十八日的《蘋果日報》,是他的署名文章。為免香港人對他的「35+」有任何美麗的幻想,我把這十步抄下來讓大家看看。他這樣說:第一步(二〇二〇年七月至八月)。政府廣泛取消民主派人士參選立法會資格。第二步(二〇二〇年九月)。因兩辦干預及DQ,刺激更多香港人投票及支持民主派,以及配合策略投票,使民主派成功取得三十五席或以上。第三步(二〇二〇年十月)。特首及律政司展開司法程序DQ民主派議員,但因法庭需時處理,故民主派繼續主導立法會。第四步(二〇二〇年十月至二〇二一年四月)。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所有撥款申請都被立法會否決,政府只能維持一般運作。第五步(二〇二一年五月)。立法會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特首解散立法會,並以臨時撥款方式維持政府運作。第六步(二〇二一年十月)。立法會重選,民主派要派出Plan C參選,因Plan B也可能被DQ,但仍取得三十五席以上。第七步(二〇二一年十一月)。立法會再次否定《財政預算案》,特首辭職及特區政府停擺。第八步(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全國人大常委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把國安法直接適用於香港,解散立法會,成立臨時立法會,下屆特區政府內協商產生,大舉拘押民主派領袖。第九步(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後)。香港街頭抗爭變得更激烈,鎮壓也非常血腥,港人發動三罷,全香港陷入停頓。第十步(二〇二二年一月後)。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政治及經濟制裁。

  戴耀廷說走到第六步,能否走下去,要看香港人對真攬炒的決心有多堅定。若成功,到了第十步,香港就可以攬着中國跳落懸崖。

  也許有人看過這十步,會覺得是天方夜譚之說,戴耀廷不會成功。但政治現實是他的十步若只成功走了一半到第五步,都已經可以為香港帶來難以估計的災難!

  或者也許亦會有人認為泛民不會與戴耀廷癲埋一齊,不會否決《財政預算案》,但事實是從戴耀廷在搞初選捧上位的那一群所見,取得最高票數的不是相對理性的傳統泛民,而是抗爭無底線的攬炒抗爭派,他們自稱抗爭派,就是要與傳統泛民劃清界線,講明你我不同類。戴耀廷把這些勇武戰士捧上位,是增加「35+」會否決所有政府議案和《財政預算案》的機會。愈多勇武取代較理性的傳統泛民,攬炒十步就愈能夠成功在望。傳統泛民愚蠢到去為初選加持,為勇武造勢,是造就戴耀廷這個術士成功爭取,為勇武搶奪立法會地盤,然後把香港推落懸崖。大家要看清楚,勇武抗爭派若成功搶位主導立法會,香港終局只有一個:玩完!

  香港人要自救,便要明白戴耀廷玩的是甚麼把戲。新冠肺炎疫情已令香港經濟寒冬更加雪上加霜,若我們還要面對終極攬炒,是自殘的死局。大家還要相信戴耀廷和他捧上位要當立法會議員的勇武信徒嗎?其實,香港今天已走近懸崖,因此選舉日如何行使自己的一票時,絕對不能輕率,務必三思!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