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萬年議會」炒唔起

  特區政府上周五宣佈押後立法會換屆選舉一年,泛民、本土、勇武抗爭派的反對派陣營如何回應?

  最積極的是公民黨,譴責押後是選舉操控。黃之鋒則在政府公佈決定之前,已經放言說押後安排令香港進入「萬年國會」世代,「容許親共派毋須透過選舉下永續議席」。至於泛民二十二位議員並沒有露面反對,而只是透過一紙聲明,緊跟黃之鋒口號,把押後說成是「萬年議會恐將煉成」。「萬年議會」容易上口,它會否成為反對陣營好使好用的新口號,牽着市民的情緒去反政府?

  「萬年議會」聽起來很聳動,是以一年的情況說成是一個永續的安排,是要香港人相信香港人的選舉投票權會完全被剝奪,香港以後不會再有投票選舉,因此香港人要群起譴責政府操控政治。這種恫嚇的口術,是要將恐懼感掩蓋押後選舉背後的一些基本理據,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香港人相信押後選舉就是要令選舉化為烏有。這種口術會否成功,我們現在不知,但我們所知的是這個說法完全無視在疫情下,在全世界一百一十個地區中,有逾六成的選舉均延期,由推遲三個月、六個月、一年,以至永久押後都有。就世界各地押後選舉的安排,為何這些泛民反對派隻字不提?這若不是他們輸打贏要,又可以是甚麼?

  在推遲選舉的地區中,最為香港人熟悉的地區是英國。英廷將原來在今年五月推行的地區選舉和地區政府改選分別押後一年和無限期延後。英首相約翰遜抗疫工作弄得一團糟,為何香港那群熱愛跟隨英美步伐搞政治的反對派中,不去質疑英國執政保守黨是為操控選舉而改期?為何英國押後就有理,香港押後就是操控?敗走英國的羅冠聰聲稱他在上月已向英美兩國外交高官解釋香港九月選舉的重要性,當他向這些人游說時,他是否知道英國已經押後選舉一年,人家又有沒有向他表白這個事實呢?

  泛民中人狠批押後時,亦會提到新加坡如期舉行選舉,質疑香港不以新加坡作為一個參考例子。事實是特首林鄭月娥在宣佈押後的記者會上已解釋,新加坡的選舉制度和安排與香港大相逕庭,例如新加坡選民可以在境外投票,亦容許候選人在選舉期間在電台、電視等免費電台、電視渠道做選舉宣傳,在這次選舉中,新加坡政府甚至因疫情難做選舉工程,而給予候選人和政黨更多這些免費頻道的廣播時段做選舉廣告。此外,新加坡更在選舉日在各投票站讓長者有專屬的投票時間。上述這種種安排,在香港完全不可以做,因為香港相關的法例規定,並不容許這些做法。沒有上述這些配套,立法會選舉若如期進行,除了有大批人聚集造成的公共衞生安全問題外,還有公平選舉的問題,反對派有考慮這些因素嗎?就這些客觀事實,為何反對派隻字不提?是因極少傳媒報道林鄭月娥就新加坡情況的解說,因此他們不知而不提?還是他們其實是刻意避而不提?

  特區政府上周五公佈押後選舉後,泛民等反對派陣營沒有以排山倒海式的安排去狠批這個決定,發發聲明是循例反對,這是否反映他們知道「萬年議會」的口號根本未能深入民心,要另謀對策?「萬年議會」這個議題明顯是信口開河,若炒不起,反對派還可以有甚麼後着?還有甚麼手段可以牽動群眾情緒?我們真的要拭目以待!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