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如果北京不DQ反對派……

  如果人大常委會在今日就處理未來一年立法會「真空期」安排的決定上,沒有說明會DQ任何現屆議員,反對派那二十二位議員是否便可以一天都光曬,無憂無慮地渡過hea做但又衣食足的一年?

  今天,全城很多人緊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北京會否擺明車馬要DQ某某、某某?又抑或是如過去幾天的政圈熱炒,全體七十個立法會議員都可以順利過渡,多坐一年做議員?人大常委會的工作,是否會細緻到包括誰會入閘?誰要出閘?要解答這個問題,要看《基本法》。

  這一回香港立法會選舉安排要驚動人大常委會,源於《基本法》第六十九條,這一條說明:「香港特別行政區除第一屆任期為兩年外,每屆任期四年。」在《基本法》每一個章節內,沒有一項關乎是否DQ立法會議員的條文,因為是否DQ議員,應是特區政府的責任。今天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決定,相信是因應任期的問題作出說明,相關的安排和決定,有很大機會是提出原則、方向,而不會明確說出到底那些議員可以過渡。這種原則性的表述可以如何落實,相信就要由特區政府去執行,所以人大常委會今天作出的決定,有機會是沒有震撼式的宣佈,不會觸及是否有DQ安排的問題。

  按上述思路,若是人大常委會不作DQ,是否等於所有反對派議員便必定可以過渡?這也許要看特區政府如何解讀人大常委會設定的原則和方向。如何落實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可能性可以包括是在毫無任何附帶條件下,讓所有議員順利過渡。另一可能性也可以是有附帶條件的過渡,例如反對派議員若要順利過渡,便需要如報名參與立法會選舉時一樣要簽署確認書,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實上,按《港區國安法》第六條規定,公職人員都需要簽確認書。獲延任的立法會議員會否受第六條規管要簽確認書?這要看今天人大常委的決定如何表述。若果要簽,反對派這二十二個議員將會如何回應?球會否拋給他們的那一方?若由他們自己選擇,他們會怎麼辦?如果要簽而他們又拒絕簽署的話,能否過渡呢?

  現時政局超級紛亂,反對派這二十二人現在最希望見到的是一個甚麼樣的情況?如果北京和特區政府DQ他們,他們便可以悲情地站在道德高地上狠批北京,不過與此同時,他們每人這一年本來可收取四百萬港元的薪金津貼,可以養活黨內人員和自己租樓、供樓不致爛尾的希望,將會泡湯。若北京和特區政府不DQ他們,要他們自己選擇,則怎樣揀便是他們的一大難題。選擇留任會失去道德高地,但可以保住那四百萬元。選擇總辭便是四大皆空,甚至可能會是永續不可參選,這個過程多麼磨人!這個結局多麼可怕!他們會如何是好呢?

                 古語有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反對派這一群人樂此不疲搞攬炒,現在攬炒者可能先炒自己,終嘗自食其果的滋味了!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