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反對派捨不得「政治錢罌」

  按政治倫理,屬反對派的立法會議員應該總辭,拒絕參與未來一年的立法會工作,否則他們永遠要背負雙面人這個包袱!

  本周二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未來一年立法會真空期以現屆立法會延任,決定公佈後,反對派二十二位議員旋即發出聲明,說有關決定「是白紙黑字與《基本法》第六十九條『每屆任期四年』的規定相違,近四百五十萬選民的恒常選舉權遭褫奪,第五年的議會也不復有民意授權。」這一群議員狠批未來一年的立法會沒有「民意授權」,以他們繼續以民主派自居,以捍衞民主制度為首任的定位,他們便不應參與這個在他們口中所說沒有民意授權的議會,總辭就是最光明磊落的做法!

  然而,他們一方面說未來一年議會沒有民意授權,另一方面又說還未決定下一步會怎樣做,因要「從不同渠道了解民意,詳細研究後再決定下一步行動」。其實這件事並不複雜,這一群人還要研究甚麼?辭或不辭的考慮是甚麼?若是為民主理念,就是要總辭,若不是為民主理念,就要向選民說清楚,理念不是考慮的因素!這二十二人中,不包括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他昨天明確說明決定延任,不拖拖拉拉,不說要問一下選民,他的理據很清晰,他說若泛民因延任一年不符合民主原則,他們除了未來一年要杯葛立法會之外,亦應反思未來都不參選,因為有功能組別選舉的制度,在泛民理念中便應該是不民主的了。

  鄭松泰所說的邏輯,簡單直接,這二十二人聽不懂嗎?當然不是,他們心知肚明,但他們都不捨得這些議席背後帶來每人每年四百萬之薪津,這一班人,典來典去,是想找一塊遮醜布去掩蓋要錢可犧牲理念的醜態。

  鄭松泰坦蕩蕩點出要害,大家對他的率性應至少覺得是講人話。相比之下,民主黨涂謹申的辯解,就顯得非常蒼白無力。涂謹申說若然泛民總辭,立法會將沒有反對聲音,可做更多壞事。香港人對過去一年立法會的亂象記憶猶新,誰在做壞事,阻礙立法會立法,撥款議程?難道不是他們這一群泛民、本土議員?從另一個角度看,若他們全體留下,他們仍然只會是立法會的少數派,他們留在議會發聲,與在議會外發聲,都是開口吹水,有何分別?如此牽強的辯解也說得出者,只為欺騙純良無知的選民!

  泛民、本土議員發聲明後,有勇武抗爭派狠批他們,對他們的說法很不以為然,勇武問想留任,不總辭,「係咪要入去配合暴政做政治花瓶」?這樣問是勇武派未曾嘗過進入議會、進入建制可得到的金錢和物資利益,在無知之下說的話。泛民、本土這一群人,當了十年、廿年、甚至接近三十年議員,收入豐厚,生活安定,一下子要起身洗手不幹,是真的不容易呀!他們其實不想做花瓶,但捨不得的是那一個「政治錢罌」,長做長有,衣食無憂,大家明未!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