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沒有「總辭」但總會有人辭

  二十二個反對派立法會議員聯署狠批政府押後下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有人提出全體要杯葛未來一年真空期的立法會,兄弟爬山,要齊上齊落,要總辭。然而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日前跑出來反對總辭,他說民主派不會被抗爭派綁架。

  何俊仁的表態與本土派代表朱凱迪力推總辭,完全南轅北轍,這是否意味着泛民與勇武抗爭派決裂,大家將會各自修行,各行各路?

  把總辭說成是被抗爭派「綁架」,用辭極之不客氣。根據傳媒報道,何俊仁在專訪中說爭取民主仍需要多元化抗爭。他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們在抗爭的過程中,需要有不同的人扮演不同的角色。作為一個團體,要多元化抗爭,不同方式的抗爭。」他又說,部分激烈抗爭派不願與建制合作,選擇街頭或海外抗爭,民主派並不批評這樣的抗爭方式。

  何俊仁上述這種否定總辭的理據,聽之令人失笑!去年黑暴抗爭,民主黨死不割席,黨內一些立法會議員甚至走在抗爭者與警員中間扮調停,阻礙警隊止暴制亂,結果是民主黨大收紅利,在十一月底的區議會選舉中大豐收,贏得逾一百個議席。那時是齊上齊落,今天落得要各自修行,何解?難道真的是基於何俊仁口中的解釋?當然不是。

  過去幾年,民主黨的抗爭路線和方法與本土派和勇武派有沒有不同?當然沒有。上街與勇武者挑釁警方、在議會內搞肢體對峙阻礙立法會正常開會等等,民主黨有哪一樣沒有參與過?回顧過去一年,他們沒有做過的,只是沒有帶頭搞抗爭,他們只穿插在搞亂檔兵團中間,爭取媒體曝光,告訴大家我都喺度。何俊仁批評抗爭派不願與建制派合作,但民主黨有與建制派合作過嗎?他們有試圖阻止過議會拉布,叫停肢體衝擊建制派議員和立法會人員嗎?何俊仁現在竟然說要有多元化的抗爭途徑,何其諷刺。過去一年,大家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他還要說「開放民主多元化的特徵,就是互相包容、互相尊重」。當自己要行第二條路時就拋出互相包容、互相尊重的講法,是把人家當作傻仔嗎?

  民主黨為何要與抗爭派say goodbye,除了是一字曰「錢」之外,還有未來生存、未來議席的計算。未來一年留在議會,每一名議員自己會有約一百二十萬元的薪金,還有全年二百七十多萬元的實報實銷津貼,用於請議員助理和方方面面的支出。七個民主黨議員在未來一年便共有約二千八百萬元的進帳,養活了幾多黨員,有數得計。

  除錢以外,留在立法會以議員身份發言,總會有傳媒報道,這些議員還可保留了丁點兒的話語權。離開議會,他們與在野的抗爭派有甚麼分別?當然有,論行動和發言,不及勇武抗爭派激進,更不及他們的創意,誰會成為傳媒的寵兒,高下立見。若在一年半載內不在傳媒經常性出現,作為政客,他們幾可死於靜寂,到了明年今日選舉旗鼓重開時,他們的吸票力會否大打折扣?選民們會否移情別戀?他們能不心慌嗎?

  前英國首相Henry Palmerston在一八四八年作為外相時於英國國會上說:「我們沒有永恆的盟友,也沒有永恆的敵人。唯一永恆的是我們的利益。我們責無旁貸必須緊跟這些利益而行。」民主黨今日的立場,正正反映這種政治現實,利益為先才是永恆的真理。朱凱迪喊出要大家總辭,但政治現實是總辭不會發生,但總會有人辭,辭的人除了是朱凱迪,還可以有誰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