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反對派財路失靈

  兩周前,有一段頗吸睛的新聞,就是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聲稱為保人身安全,考慮要請司機和保鏢,因此要搞眾籌,呼籲支持者在眾籌平台付費。抗爭要搞到請保鏢,還要經一個基本上可以匿名捐獻的平台收捐款,最終要收幾多錢,有沒有大額金主,市民都一概不知,只有黃之鋒自己知。

  從黃之鋒忽然搞眾籌請保鏢,令人想起今天反對派各路人馬的財源。黃之鋒說在無議席、無資源、無選舉及無香港眾志的狀況下,生計有問題,他這一番說話,點出了今天各反對派政黨同樣面對的財困死局,若果不攬住現有的立法會議席,保住數以千萬元計的議員薪金和津貼,這些黨都可能很快要滅黨、亡黨了。

  《港區國安法》實施前,泛民和本土政黨、政團,意氣風發,樂於與勇武派行埋搞抗爭。這些政黨、組織,不愁無錢,資源滿瀉,要乜有乜,何解?從前,搞社運、搞抗爭、搞選舉,不乏金主。近幾年,傳媒廣泛報道,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秘密向泛民和激進派作出大筆捐款,而除了黎智英外,還有甚麼個人、機構,以至外國機關向反對派這些政黨、政團捐款,他們的領導層應該心知肚明。然而《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黎智英被捕,他還能當金主嗎?其他過去若有秘密捐款給反對派政黨的個人或機構,還敢繼續捐獻嗎?失去大金主的大水喉,是反對派陷入嚴重財困的重要因素。

  除了金主秘密捐獻,泛民和本土政團也搞公開籌款,包括擺街站,公開銀行募捐戶口收取捐獻。然而,今天香港因反對派搞攬炒導致經濟一蹶不振,再加上受疫情下的社交距離規定,令遊行擺街站籌款的方法也大受影響,這個吸金大法因此亦告失靈。

  重要財路皆失效,泛民和本土派政黨如何養起自己政黨這一頭家?最直接和快捷的方法,當然只剩下繼續做議員以取得那一份豐厚的薪津。泛民和本土派議員為何不敢輕言裸辭、總辭未來一年「真空期」立法會的議席,不言而喻。獻金財路條條不通,政府薪津成為救命水泡,這些政黨不能講心,只能講金,勇武抗爭派是很難明白、很難認同的。

  泛民、本土政黨要厚着臉皮繼續佔據立法會議席,解決了燃眉之急,的確可以令數以過百計的黨員在經濟低迷時保住一年的飯碗,但到了明年要選舉時,還有力籌款嗎?還有資源去搞選舉工程嗎?是否要學黃之鋒巧立名目搞匿名眾籌?這些政黨,當初全力支持黑暴勇武抗爭派搞攬炒,以為可以威威水水,站在道德高地上吹水,今日攬炒者先炒死自己,會有悔意嗎?他們今天跌入財困,是活該,怪得了誰?玩火的人被火燒,這是最佳實例。反對派財路失靈,絕對是咎由自取!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