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垂簾聽政 紅利共享

  勇武抗爭派的自以為是、自我膨脹,盡見於他們在上周提出的「影武者」計劃。所謂「影武者」計劃,是安排反對派立法會選舉初選的勝出者,在未來一年擔任續任的反對派議員的助理,原因是這樣做便可由在初選出線、有「最新的民意授權者」決定未來議會方向。換言之,這是一個垂簾聽政,兼而是紅利共享的計劃。

  在七月初選中勝出的,多為勇武抗爭派,傳統泛民大佬大姐們或是被踢出局、或是屈居榜尾,幾乎變成陪跑份子。這一批勇武者邁向真正從政的大道上,躊躇滿志,覺得選民都以他們為首選,必定可以在議會大展拳腳,示範如何替立法會注入新生命。誰料因新冠肺炎疫情,政府決定押後選舉一年,原來磨刀霍霍準備上位的這一群勇武者中了一個空寶,他們自然好不失望。

  面對選舉押後,勇武派初時要求傳統泛民要齊上齊落,要杯葛參加未來一年的立法會,以免為暴政政府做政治花瓶。然而,當傳統泛民先後傳出我捨不得立法會之後,他們可能赫然驚醒,知道留任這股勢力巨不可擋,於是想出一條勇武加持你民意授權、指點你如何當議員的「影武者」絕橋。然而,這一條橋之絕,不在其能解決勇武派和傳統泛民之間的矛盾,而在其完全將現屆泛民、本土議員視為絕對無能,不懂從政的廢料。這個絕橋的絕不是「妙絕」,而是基本上向泛民發出「決絕」的警號。

  所謂「影武者」,就是只要續任的泛民、本土議員的軀殼,然後在議會內應做甚麼事,要做甚麼事,都要聽從這群充當議員助理的「影武者」的指揮,造成勇武派才是這些議員的真正靈魂。我們問:這與慈禧太后垂簾聽政有何分別?這個計劃還有更甚之處,就是除了奪權廢現屆議員武功之外,還要共享每一位議員每年可得的四百萬元薪水和實報實銷的津貼,大家可以在未來一年齊齊有工做,齊齊有糧出。勇武者另一可得的間接紅利,是利用未來一年累積在議會工作的實戰經驗,到明年選舉時,可以更有力拉票,這真是一個一舉多得、天衣無縫的計劃,但這個計劃會成功嗎?傳統泛民會蠢到接受人家全贏、自己全輸的方案嗎?

  勇武派提出「影武者」計劃,充份反映了勇武抗爭派以為自己有民意授權,全世界便都要圍着他們團團轉。這些人除了傲慢,還有令人難以置信的無知。他們提出這麼一個計劃,也完全把他們唯我獨尊的私心暴露無遺,香港的政治前途若放在這一群人身上,只有一個不堪的結局,若不是死局,至少就是一個終極亂局!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