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十二港人潛逃事件 涂謹申扮演甚麼角色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本土派議員朱凱廸聯同上月涉嫌非法潛逃台灣人士的家屬,在上周六開記者會要求讓這些潛逃後被內地海警截獲的人士回港受審。有些立法會議員經常以苦主代言人身份為苦主奔走,是香港常見的議員工作之一,其中表表者是涂謹申。然而在這一次「苦主」記者會中,涂謹申卻作出異乎尋常的做法。

  在記者會中,涂謹申做了甚麼呢?他率先以英語作了達十分鐘的發言,交代自己為十二人做了甚麼事,如何與特區政府交涉。他開宗名義稱,用英語發言是照顧在場的國際傳媒外籍記者。看民主黨的facebook直播,我們不知在現場有幾多外籍記者出現,但他發言後就是提問環節,第一個提問和唯一提問的外籍記者就是美國有線電視網絡CNN的記者,她問了家屬一個問題,一位家屬用廣東話回答。有趣的是,家屬回答後,朱凱廸卽讓第二位本地記者提問,他和涂𧫴申對家屬的回應完全不作翻譯,CNN的記者知道答案是甚麼嗎?朱、涂兩人是認為家屬的回應不重要,因此無需翻譯?對涂謹申來說,用英語交代了自己向政府爭取了甚麼,便算得上是大功告成嗎?

  在這個關乎十二非法潛逃人士的「苦主」記招後,有一論者作出揣測,說講這段英文當然是講給只懂英文的人聽,那麼是講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或其他美國官員聽嗎?論者為何有此聯想?是否因在十二名非法潛逃者事件中,外國政府發聲最多的就是美國政府?看看事實,蓬佩奧的確在事件上曾經加一把口放話,向特區政府作出指指點點的批評,「苦主」記招上好幾位記者的提問都觸及蓬佩奧,論者對涂謹申講英文的這些聯想,也許就不是空穴來風了。

  除了講英文,涂謹申就十二名非法潛逃人士的一些論述也頗奇怪。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Twitter以英文寫道:「該十二人因在海上非法越境被捕,他們不是民主運動人士,而是企圖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對這一則貼文,涂謹申有回應,他說難以相信該十二人進入內地是為了將香港從中國分離,這個說法完全脫離了華春瑩Twitter貼文的原意。華春瑩說的是這些人涉嫌在港犯案的本質,而不是他們為了將香港從中國分離而刻意走入內地境內,這些人是為了潛逃台灣而非法進入了內地水域,這個事實涂謹申弄清楚了嗎?還是他的英語水平欠佳,以致他誤會了華春瑩貼文的意思?若他不是英語欠佳而說出錯誤解讀華春瑩說法的意見,他又是否刻意誤導呢?

  就上周這個非法潛逃人士家屬與涂謹申和朱凱廸召開的記招,網民熱論了很多記招中家屬提到,但又不合邏輯的說法,這個記招與過去公眾所見的一些苦主記者會頗有不同,這個記招到底有幾多成份是真正為非法潛逃者的基本權益求助發聲,有幾多有其他政治目的,香港人作為旁觀者很難確切判斷。涂謹申和朱凱廸現在選擇積極投入這宗事件中,表面上是幫「苦主」求助,但實際上是否還有其他角色?大家現在不知道,但相信大家可能都好有興趣知道!事態將如何發展,香港人要拭目以待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