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傳統泛民瞓醒未?

  民主黨委託香港民研進行民調,以決定未來一年是否留守立法會。民調昨日展開,最少有十五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參與以民調結果定去留。然而,民調未展開前,八十名抗爭派及民主派區議員已聯署去信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要求他們杯葛議會,拒絕留任。立法會內的反對派與立法會外的抗爭派就去留問題立場南轅北轍,他們會否因這一次民調定去留而正式決裂,分道揚鑣?

  民主黨和公民黨十五名議員,全心全意希望留任,路人皆知,搞民調不過是搞「花臣」,希望民調能夠得出市民支持他們留任,便可大條道理說留任已有民意加持,以反擊那些要求他們杯葛的聲音,特別是抗爭派的聲音。抗爭派並未進入可在立法會出糧養政黨的境界,當然對民主黨和公民黨等人積極爭取留任毫無感覺。事實上,抗爭派眼中都是政治,本屆立法會任期延長至少一年,既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當然必須要反對,這絕對是政治凌駕一切的考量,但除此之外,我們也許還要問:抗爭派要求泛民議員杯葛續任,還有其他考慮嗎?

  在今年七月反對派大搞立法會換屆選舉初選,結果是在野的抗爭派大勝,議會內的傳統泛民議員,排名幾乎都在新一代抗爭派成員之後。抗爭派氣勢如虹,他們在反政府議題上的行動和論述,遠比傳統泛民立法會議員吸睛,如果傳統泛民和抗爭派在對等的平台上對壘,傳統泛民必定會被狠狠的比下去,傳統泛民唯一可以繼續爭取曝光的方法,是留在議會和用議會的平台發聲。立法會畢竟是一個權力機構,傳媒仍然要關注立法會議員的言論和動向。抗爭派要求傳統泛民總辭,客觀效果是令傳統泛民失去重要的曝光平台,頗有令他們被滅聲的意味,這一個陷阱,傳統泛民相信不會不知。

  傳統泛民若被滅聲,直接的後果將會是令他們與抗爭派在明年立法會選舉的競爭更加舉步維艱。不少選民,尤其是年輕選民,對於傳統泛民在議會打滾幾十年而不見有何突破,對他們已經感到厭倦,現在有一批年輕抗爭派湧現,新面孔讓人感到有新希望,這種選民也有求變的心態,其實在上屆立法會選舉已呈現,經歷了去年的黑暴抗爭,這種希望改朝換代、一洗議會內反對派積弱失能頹勢的想法,現在更加有市場。抗爭派大搞聯署,要求傳統泛民杯葛議會,其實是變相以他們今天的政治實力向傳統泛民逼宮,傳統泛民若決定杯葛,是變相提早把未來的議席拱手相讓,這一個危機,傳統泛民相信也是不會不知。

  傳統泛民在去年黑暴抗爭中堅拒與暴力割席,等同幫抗爭派上位,現在人家已經穩穩地走在上位的軌跡,有力把傳統泛民掃出跑道,傳統泛民那二十多位議員今日醒覺未?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已經面對滅聲、滅黨的危機?抗爭派真是你們齊上齊落的真兄弟?傳統泛民你們瞓醒未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