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英國抗疫失控 香港引以為鑑

  英國新冠病毒疫情在過去兩周急劇惡化,至周日,單日新增確診數字接近二萬三千宗,較周六增加近一倍,周六較周五的新增確診個案也是倍增,對這個情況,不少香港人不但是隔岸觀火,更加有貼身的恐慌,因為不少家庭都有孩子在英國升學,孩子應否繼續留英,還是在冬季疫情有機會大爆發前回港,這一定是他們傷透腦筋的問題。

        有很多香港人對特區政府抗疫表現不滿意,但若要與歐美各國政府比較,香港抗疫措施混亂相對短暫,與英美等國胡亂出招的致命性抗疫策略相比,真是相去甚遠。

        在八月底、上月初,當英國各大學還未開學之前,英首相約翰遜還大力鼓吹要重啟經濟,打工仔重返辦公室,不要留家工作。約翰遜在九月初表示,全國將會在大量人返回辦公室,指出這是正確的做法。然而,言猶在耳,約翰遜政府因疫情惡化,在九月中忽然收緊措施,聚會人數上限減至六人,再之後,因疫情在大學校園大爆發,數以千計的大學生被勒令在大學宿舍自我隔離十四天。

        面對嚴格的限聚規定,部份英國大學生頑強反抗,有人不理罰則,在大學宿舍大搞逾百人的狂野派對,有人批評政府把他們當監犯,有人說自己是被困在籠裏的動物,有人投訴被禁足冇飯開,冇廁紙,要家人走到宿舍營救,甚至有家長說要帶兒女偷走,逃離宿舍。

        從新聞上看到上述這些英國情景,香港人會有甚麼想法?經常不滿特區政府表現兼非常嚮往移民英國的香港人又會點諗?

        英國校園今天的抗疫亂象絕對不是偶然的。從英國傳媒報道所見,那一群一群在校園內抗議政府剝奪他們自由的學生,高呼救命,快來救我的學生,他們都不戴口罩,對他們來說,染疫不會死,不能開派對,不能狂飲、狂舞、狂歡,無自由失自由才是最致命。

         與香港人不一樣,我們經歷過沙士疫情,見過這種死亡的傷痛,不會忘記。還有我們的社會文化,還未走到一種高度崇尚個人主義,只顧自己、不理他人死活的地步,我們的整體社會文化,還有要自律和要有公益之心的內涵,我們可幸的是絕對自我、不理他人福祉的人,仍屬少數。

        雖然很多香港人崇尚自由,但還未到將自由絕對化,凌駕公益。然而,也有很多香港人不會對嚴厲的抗疫措施照單全收,有些人仍然對內地過去大半年高度嚴厲的防疫措施覺得不能接受。

        香港現在的防疫形勢,立於歐美和內地中間,歐美放任以至失控的格局,絕非我們希望走的路,內地高度嚴厲的防疫手法還有很多人會抗拒,特區政府似乎也未感需要走上這一條路。然而,秋冬季疫情大爆發是我們眼前一個未能掌握的大挑戰,香港不希望見到疫情如今日英美般失控,寧嚴勿鬆必是唯一的方向。特區政府抗疫必須要以英國左搖右擺陷入失控的情況為鑑。防疫從嚴,可能會引發一些市民的批評,但從嚴相信是唯一的選項。特區政府在未來幾個星期做好期望管理,就不會如今天約翰遜政府一樣,飽受四面楚歌,大失民心的衝擊。

  今冬香港能否成功抗疫,對我們在未來一年能否重啟經濟,有決定性的影響,特區政府和市民必需要同心抗疫,我們才可早日見到曙光!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