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釘牌」老師有同謀嗎?

  九龍塘宣道小學有老師因有計劃地散播「港獨」訊息被「釘牌」,被取消註冊老師的資格。有家長在獲悉事件後說,老師資歷不淺,不認為他有計劃播獨。這個家長同情老師,但他有沒有看清楚老師設計的是甚麼教材?他知道有關的小學教材有幾政治化嗎?

  涉事老師的教材工作紙,是小五的工作紙,題目是「不能逾越的紅線」。工作紙問了幾條問題,包括:一、你認為甚麼是言論自由?二、根據影片內容(影片探討港獨也介紹了倡議港獨的香港民族黨),提出香港獨立的原因是甚麼?三、第五十五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中,獲最佳紀錄片獎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台灣導演傅榆說了甚麼而觸動大陸誓要保持領土完整的神經?四、沒有了言論自由,香港會變成怎樣?學生除了要回答工作紙上的這些問題,以及看了二十一分鐘有關的影片外,有關課堂還提到若學生贊成民族黨政綱,教師可請他們舉手示意。在教案的總結部份,更觸及藏獨、疆獨、台獨及分裂國土的議題。

  上述這份工作紙是屬該校「生活教育科」的習作,但內容如此高度政治化,還是生活教育嗎?小五的學生在他們的學習生活中,究竟接觸過幾多政治,令他們有能力去判斷講分裂國土、搞獨立這些高度敏感的政治題目?他們的心智是否成熟至足以判斷這些議題呢?大家要問:這種生活教育全講政治,甚至在整個政治光譜中只講獨立和國家分裂一環,是赤裸裸地把言論自由與港獨掛鈎,如果這不是一份有計劃倡議獨立思維的洗腦教材,會是甚麼呢?同情涉事教師的家長若認為上述教材不存在播獨,可能他並不介意孩子接受這種洗腦教育,但其他家長呢?他們若知道小五的孩子竟然被灌輸上述的資訊,他們會有何反應?他們會不追究校方嗎?

  據傳媒報道,涉事教師只負責計設教材,並沒有教授有關科目。換言之,這不是一份靜靜地起革命的教材,有其他老師都知悉內容,照教如儀。按一般學校的教學安排,每一科目都有科目主任,科目主任也應該審批過這份教材,他/她同意嗎?

  「釘牌」消息在周二曝光後,傳媒焦點都在涉事的教師,我們問:認同這一份教材,照教如儀的老師為何可以免責?有人寫出這種洗腦教材,有老師若不認同的話,他們有沒有提出異議?若他們並不反對的話,他們又是否是「釘牌」教師的同謀?有關科目的科主任又是否也是同謀?

        教育局在周二交代事件時說,事件中共有六人被處分,包括校長和副校長因監管不力同被譴責,那另外三名人士是甚麼人?教育局當日沒有交代。他們面對的是甚麼處分,原來只是書面警告。若他們是授課者和評核工作紙的老師或科主任,他們犯錯的程度為何不是與被「釘牌」老師一樣?教育局能否進一步交代呢?

  宣道小學「釘牌」老師事件是否只是冰山一角,是我們整體社會必須要正視的大議題,教育局絕對不能草草了事。還我們一個非政治化的校園應是最多家長的心願。教育局踏出了「釘牌」的第一步,未來絕對不能虎頭蛇尾,反而要更加加大力度,把荼毒孩子的老師都抽出來,讓孩子們能與洗腦教育徹底切割,這才是讓家長安心、保障學生利益的正道!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