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 教協護短 曲線「播獨」

  小學五年級學生在「生活教育科」的學習內容,應該講港獨、台獨、疆獨、藏獨和分裂國家的議題?

  小學五年級學生的「生活教育科」的學習內容,應該將言論自由與獨立掛鈎?

  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沒有更適合他們的「生活教育科」題材,所以務必要討論獨立議題?

  各位家長、校長和老師,對以上的問題,你們有答案嗎?你們有問過這些問題嗎?若果有的話,你們的答案是甚麼?

  九龍塘宣道小學有老師透過「生活教育科」播獨被釘牌,教協就如何處理這件事,先批評政府程序不公義,要協助該教師全力上訴,到了周日,他們進一步開記招,譴責教育局黑箱作業,指在探討港獨的影片亦有包括播放特首林鄭月娥和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反對港獨的言論,換言之,他們並非如教育局所描述的,是一面倒散播「港獨」的訊息。教協又說,涉事教師只是以教授「言論自由」為目的,學生亦能自由表達意見。

  聽完教協這些為涉事教師的辯解,令人失笑,他們左閃右避,完全無膽針對問題的核心,為何以「言論自由」為討論主旨的課題,要與港獨、台獨等等搞獨立的課題掛鈎?如果課堂工作紙的標題不是寫工作紙是研習「言論自由」,大家都以為這是一堂講獨立的一課。

  教協搬出課堂也有講特首反對港獨,旨在講平衡,但問題是若要講平衡,整個課堂講反對獨立的言論佔了幾多時間?支持和反對的論述時間是否完全不成比例?不過,更重要、最重要的是,小學生為何應該在「生活教育科」學習、討論港獨、台獨、藏獨、疆獨?這些高度政治化的課題應該是小學生要學習的課題嗎?

  去年黑暴衝擊香港社會的幕幕情景,以至今年出現的零星抗爭,我們是見到有十二、十三歲的初中生參與,有人甚至充當記者,我們問為何年紀小小的孩子會置身於這些情景?終於九龍塘宣道小學釘牌事件給了我們啟示,原來在小五、小六的教室中,洗腦的課程、引導孩子去認識港獨的論述,已經澆灌在孩子們的心內,孩子們的父母知道嗎?香港還有幾多所九龍塘宣道小學?有幾多老師仍然繼續向孩子洗腦?大家知道嗎?

  教協執迷不悟,為播獨的教師護短,教協明顯地就是一副洗腦機器,是遮遮掩掩地去曲線播獨。教協說教案也有講反港獨,絕對是用一個偽議題去遮蓋他們共謀向孩子洗腦的蒼白回應。港獨根本絕對不是一個小學、以至中學的學習課題,教協曲線播獨的立場,損害學生的利益、損害家長的利益,這種教師組織荼毒學生心靈,香港還應該容忍這麼一個教師組織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