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官員們住在火星嗎?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揮之不去,貧者愈貧,窮人生活愈差的情況急劇惡化。昨日《星島日報》有獨家報道,揭露「太空艙」生活實況,有「太空人」稱「窮人無資格擔心染疫」,這是對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一個大控訴!

  「太空艙」比劏房情況更惡劣,一個深水埗唐樓單位,設有二十個「太空艙」和兩個特價牀位「艙位」,月租也要二千八百元。每一個艙位大細是長六呎三吋,闊三呎四吋,高三呎,有冷氣流通,可以關門入睡。在這麼一個空間,住戶絕對不可以站起來,它只是一個睡覺的空間。一個不足三十呎面積的地方,就是香港一些基層居住的地方。洗手間是與二十戶「太空人」共用,大家每天都各有生活圈子、工作圈子,接觸不同的人,回艙後卻要擠在同一單位共用洗手間,談何有可以保持社交距離、可以有安全抗疫的條件?

  同日的《星島日報》,有另一則新聞,就土地共享計劃提供的額外公私營住宅樓面,報道說發展局發出了指引,公營屋平均單位面積,須達五百三十八方呎。發展局要發出這個指引,想必是要保持居住標準不能過低,香港不需要、也不應該興建更多「納米樓」這種超細面積的住宅單位,興建「納米樓」是發展商繼續自肥,老百姓繼續受苦的標記。

  「太空艙」、「納米樓」是香港房屋政策被發展商主導的確證。過去四十年,香港發展商有輸過嗎?樓愈起愈多,愈起愈貴。老百姓居住的單位面積卻愈來愈細、價錢也愈來愈負擔不來。發展商未窮過,而老百姓則未好過!疫情衝擊香港八個多月,各行各業關舖結業情況只有惡化,未見改善,但地產市道呢?冇有怕!

  二○○三年沙士疫情橫掃香港,首當其衝的包括地產業,樓價急跌,銀主盤湧現,地產代理相繼關門大吉。今天呢?是此情不再,地產市道是屹立不倒,其中一個好例子是看地產代理的行情,短短一條半山羅便臣道,有十七間地產代理的店舖、幾間大的地產代理公司,在整條街各佔三、四個舖位,在疫情衝擊下的過去八個月,這十多間店舖完好不動,無舖執笠,原因何在?是因看好後市?是因代理商和他們的老闆地產商資金雄厚,又洞悉先機,知道市道不會塌下來,於是二○○三年羅便臣道整條街店舖凋零的敗象不見?代理們可以繼續安樂地等待更好的明天,是能知未來嗎?

  地產代理、地產商仍然有信心等待更美好的明天,相信不是靠估,而是信政府,因為我們有極其利商而非利民的政府政策。在上周六,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說會暫緩引入「空置稅」,原因是從宏觀經濟考慮。這個解釋很冠冕堂皇,但所欠缺的是對老百姓民生苦況的體諒。這種政策是幫地產商等待時機,讓地產商繼續可以等待「優」價而沽,這種政策很難令市民信服不是向地產商跪低。

  過去二十年,樓價整體繼續瘋癲向上,市民要跌落住「太空艙」、「納米樓」的可恥居住環境,我們的官員繼續行的是利商政策,老百姓是繼續捱貴樓、捱貴租,樓市只上不跌,官員還說有魄力處理土地問題,市民真的要問:官員們是住在火星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