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出糧黨」B隊

  「出糧黨」有B隊嗎?當然有,就是有些經常未能在立法會大會出席會議的建制派議員。泛民議員搞流會,沒有部份建制派議員「助攻」,不會成功。

  在這個年度的立法會議員總人數是六十三人,泛民和本土所屬的反對派陣營有二十一人,另外,有四十二人是建制派議員,換言之,建制派議員只要齊齊整整去開會,一定可以令會議廳內有超過半數議員的法定人數。流會是出席會議的人數不達標,亦即是建制派也有很多人不去開會,才會有流會,這些不去開會的建制派議員是否經常也是同一批人?還是有不同的組合?他們不去開會的原因是甚麼?

  立法會星期三的會議,是每周的大會,主席梁君彥基本上次次都出席,不會隨便不出席,不出席總有合理的原因。梁君彥會次次出席,因為他知道自己務必要出席,會議才能召開。這種思維,難道不是每一個議員都應具備的?作為立法會議員,每周三的會議是作出提問、審議條例草案、辯論政策議題等等工作,這是作為一個議員最最最基本的工作,是每一個議員務必要作為事必要做的責任。如果人人都遵守必須開會這種紀律,流會是不會發生的。反對派議員為了搞破壞,不開會、數人頭、搞流會是他們要使命必達,但建制派議員的使命是要開會,不是流會!難道我們這個理解是錯的?

  在現在這個立法會年度開始前,有人認為建制派議員可以藉人多蝦人少,在立法會通過很多不利於反對派的議案、法案、措施等。然而,從流會頻頻的現象看,建制派完全沒有意志去爭取完成他們應做或是想做的事。也許他們會認為讓流會發生吧,因為選民會看到反對派的破壞力。建制派議員若有這種想法,真的非常幼稚,因為在建制派於立法會佔大多數的情況下,發生了流會事件,他們也變成「共犯」,難辭其咎!

  建制派若不重整陣營,以確保每周星期三的大會可以順利舉行,以確保不流會、不失守,便是把自己拉低至反對派「出糧黨」的層次,做十足的「出糧黨」B隊。新一年的立法年度只過了一個月,建制派還有八個多月可做事,但若他們不抓緊機會做事,繼續讓流會燃燒寶貴的立法會議政時間,就不要怪選民也會對他們嗤之以鼻。球其實已打到建制派的一方,他們是要爭取做事?還是要讓反對派牽著他們的鼻子走?市民可以拭目以待!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