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公民黨民主黨會亡黨嗎?

  人大常委昨日就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作出決定,特區政府隨即宣佈DQ四名泛民議員,包括三名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楊岳橋和郭家麒,第四人是會計界代表梁繼昌。四名議員失去議席即日生效,其他泛民議員經會議後,一致通過決定總辭,今天會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遞信,泛民政黨的立法會舞台,今天落幕!

  總辭意味從今天開始,公民黨和民主黨兩大泛民政黨不再擁有任何立法會議席,兩黨將來何去何從?還有前景?還有前途嗎?

  兩黨分別原擁有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席。公民黨原有四位立法會議員,三十位區議員。民主黨在去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大勝,取得九十一個議席,而在立法會則擁有七個議席。兩黨擁有區議會和立法會議席的意義,除了是政治影響力之外,也有養黨經費之利。

  公民黨有四名立法會議員,多做一年立法會議員,可共得一千六百萬元的議員薪金和實報實銷津貼。民主黨有七名立法會議員,他們的薪津更多,共二千八百萬元。這一筆立法會進帳除了議員有薪津,還支付了擔當議員助理的兩黨黨員的薪津和相關的黨務支出。失去議席後,兩黨要考慮經費嚴重短缺的困局,還有是在失去了立法會這個議政參政平台後,如何力保他們政治影響力。這些是關乎兩黨存亡的重要問題,他們可以有甚麼選擇,可以突破他們即時要面對的破局?

  民主黨現有約九十個區議會議席,在各區都有發言的平台,他們七名立法會議員中,有部份人具有雙料議員身份,未來可以透過區議會平台保持曝光。公民黨四位立法會議員沒有區議員身份,如何爭取曝光,延續政治影響力?失去了立法會的平台,他們會否更積極重返街頭搞政治?若搞街頭政治,他們會否與更激進的本土派結盟?人家又是否願意與他們結盟?他們在整個香港政治版圖上,還有甚麼位置?

  今年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公民黨和民主黨拒絕激進派對他們總辭的要求,決定繼續在未來一年繼續留守立法會,但為求討好民粹選民,他們選擇了繼續搞「拉布」、流會的策略,令立法會繼續癱瘓。這種策略不能討好激進派,反而令北京深感這批人繼續搞事,禍港殃民,最終由人大常委出手,為他們的任命劃上休止符。這是一個兩面不討好的策略,禍己累人。這些泛民議員,自設死亡陷阱,怪得了誰?

  未來,兩黨還可以發揮甚麼政治能量?在養黨經費急挫,議政參政平台大幅萎縮之下,前路是甚麼?除了亡黨,還有生機、還有出路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