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建制派要「做好件事」

  資深傳媒人盧瑞盛在月前於家中猝逝,在剛過去的周日有一個追思會悼念他。這個追悼會有不同界別的朋友分享了與他過去交往的點滴,其中一人是與他共事十多年的下屬,他說盧Sir對下屬辦事的要求是「我哋要做好件事,而唔係做咗件事」。

  上述這兩句話,其實放諸今天的政界處事方式,也有很大的啟發,因為我們實在有太多政界、官場的人只是「做咗件事」而不是「做好件事」,甚至有人只是講咗便當做咗,這種只為走過場而不把事做好的辦事態度,對香港傷害何其大,只求「做咗件事」的人,明白嗎?

  本周初,本報另一位專欄作家盧永雄寫了一篇題為「建制派全錯了 你們為甚麼要扮反對派」。這篇文章說得太好了!立法會反對派議員搞總辭,有建制派中人私議稱,他們未來一年要扮一扮反對派,在議會上大鬧政府,否決政府議案,阻止撥款通過,免得被人批評他們是橡皮圖章。這些議員說的是「扮反對派」,而不是「做反對派」,他們只是扮的,不是真的,這些人說這些話,有沒有思考過自己的職能?知不知道這樣說和做有幾荒謬?

  作為議員,其中一個重中之重的責任是監督政府施政,政府應做的事,若是合理的利民紓困政策,若是有力有效的經濟措施、法案和撥款申請,建制派的議員都應支持,若他們不支持,必須要是有理有據,否則他們與不事生產、只搞破壞的反對派有何分別?如果他們也要用一套無理取鬧的參政、議政的方法去處理立法會事務,我們為何需要他們在立法會?為甚麼他們也不一樣總辭,讓立法會能正正當當「做好件事」,而不是「做咗件事」?

  部份建制派議員可能多年來被反對派薰陶,已經忘記了做一個稱職的議員的基本要求,就是要實事求是地「做好件事」。香港經歷去年大半年未停過的暴亂,以及今年大半年的抗疫苦路,實在已處於百廢待興的困局。民生事、經濟事,全部都急需要有對策去應對,香港才有機會走出困局,恢復社會元氣。

  建制派在今年度的立法會會期,要做的不是等政府提案,繼續做「反應堆」,而是要主動出擊,提出意見、方案,讓香港經濟能走出經濟低谷,民生大小事有合理的政策措施支援各階層的市民。建制派議員的責任不是事事支持政府,而是應該支持的便支持,不應支持的,例如政府施政有缺陷不足的地方,便要問責要求官府作出改善。以此態度做事,市民不會說他們是橡皮圖章。從今天起,建制派議員要謹記,他們不要「做咗件事」,而是要「做好件事」,唯有這樣,他們才會是一個稱職的議員。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