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疫情不斷輪迴 香港終有死去的一天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進入第四波爆發,從跳舞群組帶起疫情,至昨天我們看到有更多不同群組出現確診,源頭不明的個案也不少,特區政府的抗疫措施還有甚麼新招可應對?

  昨天的即時新聞標題,概括地講出現時疫情的嚴峻情況。「新增一百零三宗確診當中十五宗源頭不明」、「增一百零三宗確診方樹泉宿舍三十九院友染疫 康城地盤群組增十六人」、「養和醫院疑現院內傳播洗腎病人毗鄰確診者亦中招」、「商經局一助理文書主任初步確診新型肺炎」、「男子透過『回港易』計劃抵港後確診」、「袁國勇:今波疫情單日確診隨時可超過一百二十宗」等等標題,讓我們知道香港現時的疫情不但有跳舞群組,還有院舍群組、地盤群組,更有可怕的源頭不明群組。社區爆發情況未見喘息,只見惡化,袁國勇說每日超過一百二十宗,對此情況,特區政府會如何應對?社區大爆發若會出現,我們的下一步抗疫措施,是否仍然圍繞在收緊限聚措施?還有其他板斧嗎?

  香港第三波疫情始於六月初父親節期間放寬限聚,至七月底的高峰期後回落。第四波疫情在兩周前爆發,現在是愈演愈烈。在今年十月時,已有港大公共衞生學院教授高本恩預計未來半年至一年,本港會循環有多個小規模疫潮,直至有疫苗為止。這位教授的預測是小規模疫潮會循環發生,但今天我們見到的不是小規模疫潮,是大規模爆發,於是政府急急收緊限聚措施,政府勸喻市民少出街,呼籲僱主讓僱員留家工作,學校要停課,一些公共設施要關閉。

  疫潮循環發生,收緊限聚措施也隨之不斷輪迴,循環不息,如果教授的估計是對的,未來一年疫潮循環發生,限聚時緊時鬆也不斷輪迴,這就是解決問題、應對疫情的唯一方法嗎?

  限聚的抗疫措施,只是有限的措施,時緊時鬆的限聚策略,有如是一個傷口被間歇性撒鹽,令傷口永不能復原。香港真的是要這種抗疫方法嗎?疫情不能夠真正做到清零,而是不斷在時好時壞的境況中輪迴,香港只會走在吊命的格局上,終有死去的一天。特區政府對這個可怕的未來有感覺嗎?若特區政府真的有感覺的話,希望官員們能夠拿出意志,認認真真地去應對疫情,果斷地切斷傳播鏈,因為疫情不斷輪迴,絕對不是香港人希望見到的前景!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