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官府抗疫無危機應變計劃

  全球抗疫已經接近一年,英、美國家疫情持續惡化,香港雖然在已經大致戰勝病毒,經濟活動幾乎回復正常的中國大地之上,但我們抗疫失手的狀態,正走在英、美等西方國家的軌跡上。原因何在?原來我們抗疫是沒有危機處理應變計劃的,見步行步的抗疫策略就是我們的策略!

  特區政府應對疫情不存在有危機處理的應變計劃,證據何在?上星期四,麗晶花園出現疫情爆發,政府專家顧問袁國勇醫生急急走去巡視,然後接受傳媒訪問,他說麗晶花園情況與二○○三年沙士期間爆發疫情的淘大花園情況接近。有記者問他為何官府不實行全幢居民撤走隔離,或者是實施禁足令,袁國勇回答說:「唔係我哋唔想嚴謹,而係一時之間搵唔到咁嘅地方去檢疫咁多人,禁足令喺呢個階段你要搞好多嘢,佢(居民)要食飯,佢要搞其他嘢,咁你點呢?唔係話嗰樣嘢唔好,而係香港嘅系統依家係咪可以做到呢啲嘢呢?」袁國勇說的是我們在今天,即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的第十一個月,特區政府是沒有一套機制去處理類似當年淘大花園疫情爆發時的情況的!點解沒有呢?這是因為我們政府深信香港不會出現社區大爆發?

  香港經歷過二○○三年沙士大爆發,也經歷過二○○九年封閉整幢灣仔維景酒店,以免豬流感病毒在社區擴散的緊急情況。今年是二○二○年,而新冠肺炎病毒的疫情持續不退,對公共衞生的挑戰和對社會的衝擊是比過去沙士和豬流感爆發時引發的問題更加嚴峻,但根據袁國勇說,特區政府並沒有規劃要為大量市民檢疫的地方,也沒有應變計劃去照顧需要被強制封樓、封邨而要隔離的市民,原來香港今天是無系統可以做大規模隔離的!我們的高官們每人每月拿幾十萬元的薪酬而不能拿出一個危機應變計劃,是不是豈有此理!

   今天特區政府的抗疫精神是我做不到!麗晶花園爆發疫情,焦慮的居民要排隊等候檢測,等幾個小時後,竟然被工作人員截龍冇得檢,請他們明天再來排隊。院舍出現大爆發,盡速在院舍全面檢測自然是當務之急,但在本月初情況非常嚴峻時,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竟然說難以長期派員到院舍取樣本檢測,並指在人手調動上會有困難。這些事例說明了甚麼?是說明我們薪高糧準的官員們都是按章工作,沒有為惡化中的疫情仆心仆命地去想辦法防止病毒在社區擴散,這些人也配做父母官?

  今天,香港抗疫是需要懂得解決問題的官員,而不是一批又一批顧左右而言他,事事都話很難做得到的官員。這些人,出入有司機接載,不需要面對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染疫風險;有工人買餸煮飯,不需要迫街市、迫超市而心慌慌;有大屋住而不若劏房戶般一家幾口在幾十呎的房間避疫。他們懂得民間疾苦嗎?他們着緊疫情要盡快遏止嗎?官員們若覺得自己已經做足一百分,請他們都試試撥出兩個星期時間,不坐私家車坐港鐵、巴士去上班;不靠工人煮飯,自己去買餸、買飯盒;不住豪宅,跑去劏房住兩星期。請你們都去親身體驗一下民間疾苦,知道大家在疫情不止下的生活有幾難過,才想想自己有沒有資格公告市民你們的抗疫工作做得不算差!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