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美國已進入亂治時代

  上周美國國會大樓的暴亂事件,讓全世界的人上了美式民主制度的一課。民主制度是否治國的唯一良方?民主制度的設立到底是為人民服務,還是為政黨服務,還是為個人服務?我們目睹上周國會山莊一幕又一幕的暴亂情景,相信都得到啟發。

  暴亂過後,民主黨極速向總統特朗普追究責任,要求他為衝擊事件負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促請副總統彭斯及其內閣,啟動憲法第二十五條修正案,宣佈總統特朗普無法履行職務,將他免職。但此項要求,遭彭斯拒絕,於是民主黨人另闢途徑繼續狙擊特朗普,推動眾議院展開彈劾總統程序,據報已有逾二百名眾議院議員支持,接近眾議院的多數。

  特朗普餘下的任期距今只有約一個星期的時間,有美國憲政專家提出,無論是推動憲法第二十五條修正案,或是彈劾程序,都不可能在特朗普任內完成,但民主黨人仍然繼續要把這些政治動作放上議事日程,目的當然不可能只是在未來幾天把特朗普拉下台,而是如何後續對付特朗普。美國國外的全球人士隔岸觀火,看到美國政局今天如此撕裂,可知拜登縱使成為總統,同時民主黨也控制了參眾兩院,但拜登政府管治的前路,絕對是荊棘滿途。

  今天,美國的撕裂不會因為特朗普離任而告終,特朗普輸掉選舉,但他仍然在選舉中取得了超高七千萬選票的支持,這七千萬人中,有幾多人是堅定支持他的死士?有幾多人認同他那種散播仇恨、不怕用武力去奪回他們認為是特朗普被「偷走」的總統席位?他們還有甚麼後續行動?他們會否在總統就職禮中再發動突襲?這種種情景已經不是紙上談兵的問題,而是拜登政府要面對的政治現實。

  拜登在第一時間稱那些衝擊國會山莊的暴亂者為本土恐怖份子,與這一群人有着同樣價值觀的人可能遍佈全國,他們會否在新政府上場時,在美國不同州份揭竿搞暴亂?若會的話,會否成功,會造成幾多破壞?

  美國人不知,世界各國的人民也不知,但我們應該知道的是一月六日在國會山莊掀起的這一場暴亂,是美國進入亂治的開始,因為特朗普四年任期內,他完完全全把部份美國人心中的獸性都給拉出來,以暴力手法解決問題,以仇恨之心對待非我族類,凡此種種已成為這些美國人可接受的手段。

  美國經歷了上周的暴亂,以法治國的核心價值已完全被邊緣化,美國實際上已進入一個亂治的時代,美國這個超級大國進入衰敗的格局,已經有迹可尋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