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政局變天 如箭在弦

  北京會否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若作出改變的話,會否削弱香港民主派的影響力?經歷了二○一九年一連串反修例、反政府的暴力事件後,香港未來的政治面貌,還能否回歸過去的格局?這一系列的問題,相信很快便會揭盅了。本周二,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稱北京正討論改革立法會選舉制度,以解決政治結構中的「缺陷」,有人便稱這些改變旨在削弱民主派影響力。同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香港選舉絕不能成為反中亂港勢力的『工具』」的評論文章,內文提到搞立法會選舉「35+」攬炒十步的幕後推手戴耀廷自二○一四年掀起佔領行動之後,接連拋出「雷動計劃」、「風雲計劃」、「35+計劃」等政治行動,旨在利用選舉奪取香港的管治權,進而把香港變成針對國家的「顏色革命」和滲透顛覆活動的基地。文章指借選舉上位的反對派,在立法會毫無底線地惡意「拉布」,一些反對派議員在修例風波中煽暴縱暴,支持縱容香港「獨立」、「民主自決」,這些行為嚴重危及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文章更指出外部反華勢力企圖介入香港選舉,借以操控香港政治事務,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更被點名為介入香港選舉的人物。綜合路透社的消息和《人民日報》的評論,香港政制改革如箭在弦,面對這些可能出現的轉變,香港人會問這些改變合理嗎?這些改變對香港未來的管治有甚麼影響?香港的明天會更好嗎?

  路透社的消息說,變革是為了削弱香港民主派的影響力,這個說法值得商榷。從西方社會的角度看今天的香港,任何改變選舉制度的新安排,不離開DQ泛民候選人,DQ本土派候選人,以至一些被視為素人的政壇新人。西方社會把這一群人都統稱為民主派,因為在他們的意識形態中,中國共產黨政權就是不民主,反對他們的就是民主派。然而在香港的反對派當中,除了一些支持民主理念者,還夾雜了不少圖謀搞「港獨」、推動「香港自決」,以及每時每刻都認為要推翻北京對香港管治權便是王道的激進人士。這些人大力推動無底線抗爭,指在奪權、癱瘓議會、癱瘓社會,這些人還應該有資格參選?美國上周上演了一幕幕近乎政變的暴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便極速推動要彈劾特朗普總統,其中一個目的也就是令他永續不可再參選總統,也即是DQ他未來的參選資格。危害國家安全的人被排除選舉門外,民主大國也是以此為法,從此角度看一些在香港大搞「港獨」、「自決」的人士不獲參選資格,就是被說成是旨在削弱民主派的影響力,這是否不符事實呢?香港自稱為民主派的政黨,其實已經被激進的自決派、獨派取而代之,他們還殘餘幾多影響力可以被北京改革政制而削弱?這真是一個令民主派非常尷尬的問題。

  香港民主派衰敗,獨派和自決派在香港抬頭、壯大,才是香港未來最大的隱憂。若北京要從根本將這些人拒諸參政門外,是將今日香港的政治亂局正本清源,讓社會能回歸正常的運作。我們若要評論未來的政制改革是否合理,是否反映民主選舉制度倒退,當然要看細節。不過,在細節出台前,香港人也許也要反思,從過去十幾年香港的實際政治運作所見,香港民主政制的推進,到底是滋養了擴大民主空間的土壤,還是注下了培植劣品的有害農藥。若答案是後者,北京決心收緊民主開放步伐,我們還有甚麼理據、能量向北京爭取民主政制不倒退?從香港近年的政治亂局所見,循序漸進的民主政制開放政策,在未來一段長時間相信不會再出現在我們政改的議事日程上。香港政局變天、不復過去的政治面貌相信已成定局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