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美國科技巨企為政治服務

  特朗普走到美國總統路的盡頭,因為一場國會山莊的暴亂,令他在美國被全面封殺,Twitter、facebook、google、蘋果、Instagram、Tiktok、Youtube等社交媒體,對他全面禁聲,令他完全失去發言權。特朗普個人被封殺,支持他的社交平台parler也被指是組織闖入國會行動的平台,同時被google和蘋果下架,更被Amazon停止提供雲端託管服務。美國科技巨企針對特朗普的滅聲攻勢,極速兼凌厲,香港人隔岸觀火,有沒有感想?

  特朗普被滅聲,原因是他被指為是透過社交媒體煽動仇恨,引發一月六日國會山莊的五死多傷暴亂事件。各大社交媒體巨企似乎是扮演正義之師的角色,極速合力圍堵特朗普,管他仍然是美國總統,一於以他為過街老鼠的態度和手法對待他,這些巨企要特朗普終身滅聲的做法真的是合情合理,出於正義?

  發放不實消息,以至煽動仇恨,激起普通老百姓用武力、暴力去表達政見,是特朗普的獨家專利嗎?真的沒有其他人做同一樣的事?

  香港人若把時鐘撥到二○一九年的秋冬季,正值我們天天飽受反政府暴徒在全港各區搞暴亂之苦時,我們都知最大的煽惑和動員力量都是來自一些社交媒體平台,這些平台組織、動員抗爭者,他們的貼文、影片以海量數目湧至如facebook、Youtube和IG等等熱門社交平台,這些貼文、圖片和影片存在不少假消息和煽動暴亂的資訊,有人不滿如facebook等平台散播這些消息,多次舉報但facebook有對煽動仇恨者採取行動嗎?在前年十月香港暴亂進入高峰期時,有人開發一個實時顯示警員及警車身處位置、甚至是包括警方在何處施放了催淚彈等等資訊的手機程式,Android用戶可以於google play下載程式,蘋果也批准程式上架,這些美國科技巨企為何當時可以將香港這些煽惑暴力、暴亂的資訊四處傳播,而不是採取今日封殺特朗普的態度和極速手法去禁制相關資訊流通?若果在二○一九年特區政府提出要封殺散播仇恨、暴力資訊,動員暴徒抗爭的平台、美國政府、美國科技巨企會否群起狙擊特區政府?還是會支持封殺行動呢?

                 從美國科技巨企過去兩個星期的行為所見,這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企業,都只不過是為政治服務的工具,當政治有需要它們支持美國政府在香港鼓勵黑暴抗爭時,放在任何社交媒體的鼓吹仇恨、暴力內容,都是可以接受的內容,但當同一種煽動仇恨的資訊是影響到他們國家自身利益、國家安全的話,封殺令不需由政府提出,他們都會極速自動埋位,推出種種封殺措施,美國科技巨企這一副偽善的面孔,終於毫無保留地展現於人前!公平正義、言論自由這些所謂核心價值的定義,原來是會隨著本國政治重新定義。香港人若仍然對美國價值觀有任何幻想,真的是時候要醒了!

黃麗君


hd